第八百零六章 鸿门宴

小说:回到明朝当暴君 作者:天煌贵胄 更新时间:2019-03-10 07:21:02 源网站:文学迷

把宝船跟福船卖给奥斯曼帝国,对于崇祯皇帝来说一点儿的心理压力都没有——那玩意早晚都得过时,不趁着能卖钱的时候卖掉,以后卖给谁去?

问题就在于早晚这两个字。

卖晚了肯定不成。

如果大明把奥斯曼给怼死了,这些福船宝船还有谁来买?估计最后的下场也不过是卖到民间,最后充当货船或者是渔船。

卖早了就更不行了。

现在的驱逐舰也只是在逆风航行和普通航速上面比福船宝船更给力一些,就算是皮实耐操,火力也不弱,剩下的顺风、续航这两方面也是极大的劣势。

如果早早的就把把福船宝船卖给奥斯曼或者其他的蛮子国家,当两方开战的时候就极有可能出现驱逐舰吃亏的画面。

换言之,如果没有搞出来大明版的奶妈航母,这玩意就绝对不能卖。

所以早晚这两个字就成了关键,只有在大明没干掉奥斯曼之前,或者是大明版奶妈航母快搞出来的时候,这福船宝船才能卖掉,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沉吟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邀请斐迪南三世,还有英诺森十世,就说朕请他们钓鱼。

至于奥斯曼那边,在大明搞定彻底搞定英格兰之前,暂时不跟他们提出售宝船福船的事情,必须等大明在英格兰站稳脚跟之后才行。”

张之极躬身应了,又开口道:“陛下,那沙皇俄国那边呢?刚才军府这边已经传过来情报,沙皇阿列克谢已经同意了波兰人的请求。”

崇祯皇帝呵呵冷笑道:“同意就同意,反正奥尔金早就已经跟阿列克谢商议过,沙俄出兵欧洲已经成了定局,且不用管他们。

只不过,朕倒是想要看看,在失去了莫罗佐夫和奥尔金之后,沙皇阿列克谢拿什么跟尼康斗,又靠谁来给他出主意应对欧洲这个烂摊子。”

欧洲确实已经成了烂摊子。

依靠着大明提供的军火和教官,神圣罗马帝国和教廷的战斗力几乎是直线上升,两方联手之后,甚至于对整个欧洲形成了碾压之势。

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在某一刹那甚至产生了可以一统世界的错觉。

当然,错觉就是错觉,两个已经混到了顶峰的大佬还不至于把错觉当成现实——两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就算是统一了整个欧洲,两个人也没有实力跟大明掰腕子。

在神圣罗马帝国的进攻之下节节败退的波兰会邀请沙皇俄国进入欧洲的骚操作,倒是实打实的让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震惊了一把。

不同于大明是最近这几年才将精力投向欧洲和沙皇俄国,原本就是欧洲一家亲的神圣罗马帝国和教廷,对于波兰跟沙皇俄国那点破事儿门清。

在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看来,波兰从来都不是什么好鸟,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肯定也不会是。

以前,波兰人搞出来伊凡四世皇太子季米特里这么一出闹剧。

早就已经被证实死掉的季米特里前后出现了两个,而且第二个成功的登上了沙皇的宝座,然后在政治等方面偏向于波兰,要说这里面没有鬼,只怕鬼都不会相信。

现在,波兰人又在欧洲乱斗的时候想要引沙皇俄国入场。

沙皇俄国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现任沙皇阿列克谢,这家伙绝对是从骨子里都充满了征服**的那种坏蛋!

这位沙皇的宫殿里装饰着欧洲最为流行的雕塑和时髦壁画,他还命人建造了西班牙式的玻璃夏宫,他的服装按波兰式样裁剪,他的肖像按西方流行的艺术风格绘制,他还下令使用

盘、碟、刀、叉吃饭,甚至建起了俄国最早的宫廷剧院——娱乐宫。

为了促进俄国经济的发展,阿列克谢从西方引进大量技术人才,成百上千的欧洲技师和工匠为了银币去了莫斯科——多一个去了莫斯科的工匠和质量,欧洲就少一个。

同时,阿列克谢又不断引进欧洲的先进生产技术,鼓励欧洲商人在俄国投资办厂,促进了俄国手工工厂和市场的逐渐形成。

如果仅仅只是在生活、政治和经济方面靠拢欧洲,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也绝对不会对阿列克谢保持这么高的警惕,反而会笑的合不拢嘴。

真正是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对阿列克放保持警惕的原因,是阿列克谢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战争脚步。

通过各种方面弄到了银币,增强了沙皇俄国的国力之后,阿列克谢就直接出兵,收复了被波兰吞并的斯摩棱斯克、切尔尼戈夫、谢韦尔斯克等地区。

而在此之后,阿列克谢一直就在打着乌克兰和波兰的主意——直到赫梅尔尼茨基正式向沙皇阿列克谢提出请求,要求其同意将扎巴罗热为中心的东乌克兰并入沙皇俄国。

如果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知道阿列克谢统治下的沙皇俄国还曾经跟大明帝国硬刚过正面,只怕两个会忍不住对阿列克谢顶礼膜拜——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当然,无论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再如何佩服阿列克谢,也仅仅只是对他敢于作大死的大无畏精神感到敬佩,实际上却没有半分向阿列克谢学习的意思。

尤其是当斐迪南三世和英诺森十世站在“盘古号”的甲板上面之后,这种对阿列克谢作大死的精神就更加佩服了。

甲板上左右军士皆全装贯袋,持戈执戟而立,看着战战兢兢的两个人,崇祯皇帝笑道:“朕之军士,颇雄壮否?”

斐迪南三世与英诺森十世道:“真熊虎之士也!”

崇祯皇帝又引二人至炮舱,指众多火炮曰:“朕之火炮,可粗长否?”

斐迪南三世与英诺森十世道:“真又粗又长,吾等不及也。”

崇祯皇帝大笑曰:“想朕以冲龄,克承大统,其时外有建奴,又有党争,国库之中空无一文,朝堂之上文武不合,实不曾想能有今日。”

斐迪南三世道:“以陛下之雄才伟略,实不为过。”

崇祯乃执斐迪南三世与英诺森十世之手曰:“大丈夫处世,当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今日朕欲以此平英格兰诸蛮,纵然君士坦丁与恺撒之辈复生于此,又能耐朕若何?”

言罢,崇祯皇帝大笔,斐、英二人面如土色。

崇祯皇帝复携二人进帐,会诸文武大臣再饮,因指诸人曰:“此我大明之英杰,今日此会,可名‘群英会’。”

五军都督府大都督,大明英国公张之极,见崇祯皇帝甚乐,乃召军士相扑以为乐,又使人舞剑,作歌曰:

丈夫处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

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歌罢,满座尽笑。

英诺森十世与斐迪南三世不解其意,乃召翻译,问曰:“其歌为何意?”

翻译迟疑片刻,答曰:“其意为,男人就该操刀子砍人,砍完了人就喝酒,喝多了就该大声吹牛逼。”

英诺森十世与斐迪南三世对视一眼,喝采道:“真豪杰也!”

酒过三巡之后,崇祯皇帝才放下酒杯,醉眼熏熏的道:“如今英格兰将平,朕离归期不远,倒是颇为舍不得这里。”

斐迪南三世也放下了酒杯,劝道:“陛下何出此言?大明与罗马虽然相隔万里,然则海路方便,大明战舰纵横海上,往来也不过是数月之期而已。

待三皇子与小女艾薇尔成婚之后,陛下还可以来巡视巴伐利亚,来看看他们的孩子,想必也是一桩美谈。”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却又将目光投向了英诺森十世:“朕此前曾与教宗商议,许教宗前往大明传教,倒不知教宗考虑的如何了?”

英诺森十世低头盘算了半晌,最后才抬头道:“启奏陛下,能够前往大明传教,原本是欧洲所有教士的梦想,英诺森也不例外。

只是眼下欧洲战局混乱,教廷也身涉其中,只怕一时半会儿的也抽不出时间来。”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笑道:“这个倒也无妨,朕不会强人所难,教宗大可以放心。

只不过,朕还有一事想与教宗商议一番,不知教宗意下如何?”

也不等英诺森十世开口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崇祯皇帝就直接说了下去:“在我大明,原本也有两个宗教,一个是道教,另一个是佛教。

道教有道教祖庭,在江西龙虎山;佛教有禅宗祖庭,在河南少林寺;如今教廷也有自己的祖庭,便是这梵蒂冈。

道教,佛教,教廷,三者都是导人向善,最后寻求大超脱大自在,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善举。

然则道教龙虎山大真人,佛教少林寺住持,都受我大明册封,而梵蒂冈教廷,是不是也应该受我大明之册封?”

英诺森十世还没有开口,红衣大主教巴尼·艾迪生就愤而起身,怒道:“我教廷传承千年,教宗选拔自有规矩,何需大明册封?”

崇祯皇帝的脸色没有变,依旧笑吟吟的,英诺森十世和斐迪南三世不安的扭了扭身子,似乎后背上有小虫子在爬一样,看起来颇为不自在。

张之极向张世泽使了个眼色,张世泽便躬身对崇祯皇帝拜道:“启奏陛下,微臣近几日学了些西洋剑术,与我大明剑法相互印证之下,倒也有所得,臣请舞剑,供陛下观赏。”

崇祯皇帝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意味深长的道:“所谓剑法,无外乎刺、劈、撩、挂、点、抹、托、架、截、扫几种,招数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正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招招都是攻敌之不得不守,这便是天下一等一的剑法。”

张世泽躬身道:“谢陛下指点,臣记下了。”

崇祯皇帝这才嗯了一声,吩咐道:“你且将你所学演来看看。”

张世泽扮演了项庄的角色,然而英诺森十世身边却没有项伯护着,如果不是崇祯皇帝一直都没有暗示张世泽杀掉英诺森十世,只怕在张世泽收剑之前,英诺森就已经尸首两处了。

收起手中的长剑,张世泽躬身道:“在下学艺不精,倒是让教宗受惊,还望见谅。”

崇祯皇帝挥了挥手,示意张世泽退下之后,便笑眯眯的对英诺森十世道:“世泽这孩子,胡乱学了几手剑法,便学人出来卖弄,当真是贻笑大方。”

英诺森十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陪笑道:“小公爵剑法高超,英诺森可是佩服的紧,倒是陛下,对小公爵还是太过于苛责了些。”

崇祯皇帝呵呵笑道:“朕的女婿,要求高一些也是正常的嘛,倘若没什么进取心,朕却又不喜了。”

又是闲扯了两句之后,崇祯皇帝才呵呵笑道:“对了,刚才说到哪里了?教廷推举教宗是什么规矩?朕倒是好奇的紧。”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又似乎想起来什么,又接着道:“对了,光这样儿聊天,似乎也挺没意思的,不若换个人来舞剑助兴?”

不用了!

英诺森想都没想,直接摇着双手道:“不,尊敬的皇帝陛下,这样儿谈话就很好,观看舞剑容易分神。”

崇祯皇帝颇为遗憾的点了点头,开口道:“那就算了,朕也不强人所难了。对了,英诺森教宗还没有回答朕的问题,尤其是刚才那位红衣大主教是吧?怎么称呼?”

面对着崇祯皇帝咄咄逼人的态度,刚刚还义愤填膺的红衣大主教巴尼·艾迪生顿时想找个地方,把自己的脑袋埋起来。

这也太特么吓人了,一言不合就舞剑,还招招冲着要害比划,合着今天要是不答应你,咱们这些人就得死在这儿了?

面对着想要装死的巴尼·艾迪生,英诺森十世只得躬身道:“启奏陛下,这位是教廷红衣大主教巴尼·艾迪生,刚才他喝醉了,口不择言,望陛下恕罪。”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朕又岂会与一个醉酒之人一般见识?倒是教宗,对于册封一世怎么看?”

英诺森顿时坚定无比的表了态:“启奏陛下,上帝让教廷管理羊群,而羊群的主人却是伟大英明的大明皇帝,所以,教廷必须接受大明皇帝的册封和授权,才能履行管理羊群的责任!”

PS:推荐一本书友写的书,《残魂异世录》,算是献祭好了。



记住回到明朝当暴君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1221.html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回到明朝当暴君最新章节,回到明朝当暴君 文学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