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燃烧火宅,恶魔猎人

小说:黑巫师朱鹏 作者:狂翻的咸鱼2 更新时间:2019-01-24 01:15:33 源网站:爱书网
        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6.org

虚空之中,疯狂暴乱的太阳火风暴恐怖至极,那焚灭一切的宇宙灾害,足够让任何存在望而却步。更新快无广告。

这里并不是银河系,而是相距不知多少光年的遥远异域星空。

在朱鹏源质视角中,有两颗巨大的暗日火球彼此能量对冲,形成了一片几乎令生灵绝灭的宇宙环境。

然而,命运轨迹指引的线路径直穿过这里,无可回避……虽然此时此刻朱鹏哪怕灵魂都是由源质灵枢模拟生成的,理论来讲谍影巫师简直不可能因为谍影任务而死亡,但实际上,谍影巫师折损退役率极高,甚至庞大巫师世界每年补充上来的新晋谍影巫师数量,都追不平退役人数。

因为,哪怕是虚拟灵魂的死亡,对于投影降临者都是巨大的心灵冲击,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非正常回归一次,一名谍影巫师至少要休整一百年才能平复灵魂损伤,并且这是可能平复,并不是说一定就能恢复过来。

在驾驭着寄生陨石不顾教官指令冲入太阳火风暴内的那一刻,朱鹏就已然压上了自己的谍影生命。

成功,说明命运卡牌的力量哪怕在宇宙虚空中也依然有效。

失败,万事皆休,朱鹏这辈子都别想再成为一名谍影巫师了,并且履历上还会多出一个“精神残疾”的终身污点。

一方面是虚拟灵魂死亡带来的巨大冲击,另一方面,却是指他不顾教官指令,发疯一样往宇宙灾害里冲的行径。

满嘴跑火车装着X,朱鹏把“命运卡牌”的指引推到了虚无缥缈且非常不巫术的直觉上。

因为即便是巫师世界也没能完美解析出直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些超强大剑圣的直觉,虚无缥缈没有任何依据可言,但偏偏就强大准确的让许多巫师完全无话可说……虽然这也导致了许多剑圣遭暗算后,被抬上解剖台的悲惨命运,直觉敏锐又不等同于不死之身。

朱鹏在这方面好一些,他是传奇大巫师,有巫师权,并且暗金级别的命运卡牌这次使用之后,不知道以后要积攒到猴年马月去才能重新积攒完成,因此他只要不表现得过分,倒也不会有哪位高阶巫师打他主意。

毕竟通天巫塔还在伫立着,万王御座上畅饮美酒的卡萨巫帝还没有死,这庞大恐怖的巫师世界,还有着必须要遵行的规则不容去践踏。

紧紧跟随在朱鹏后面的,是彼此牵引配合越飞越快的半精灵夏尔姐妹,看着朱鹏支撑着源质能量罩,一头扎到了太阳火风暴里,两名女精灵迅速的交流一下,然后居然也毫不犹豫地尾随追上。相信自己并不困难,但充分的信任自己对手的能力与智慧,这也意味着相当可怕的决断能力。

三颗寄生陨石飞快得狂飙过去之后,过了一会,剩下的实习谍影追到,这个时候太阳火风暴已然开始扩散了,再往里面冲就是自己找死。

剩下的九颗飞陨盘旋一圈之后快速星散,因为大片炽烈的炎浪涌了过来。

与此同时,谍影培训基地的源质室内已然陷入了一片的哗然。

“扫描到了,真的扫描到了,有生命循环痕迹,有世界位面痕迹……朱鹏,玛丽莲·夏尔、奥黛娜·夏尔他们闯进去的风暴区,真的有一个位面世界?天啊,被挡在两颗太阳之间,并且还处在一颗巨星的后面,难怪之前的谍影根本毫无发现,即便有任何‘信息’传递出去也被火风暴‘洗’干净了。”整个源质室所有人员全部都忙碌起来了,原本仅仅只是一场实训课,大家都有点浑不在意的感觉,但现在真的发现新位面了,这事情可就一下子捅大了,甚至铁定会传递到学派上层那几位陛下的耳中。

纳格威尔夫人直接抢过通讯器冲着朱鹏吼,因为激烈的情绪她的脸颊都出现了大片的潮红。

而对于此朱鹏充耳不闻,在太阳火风暴的笼罩内,哪怕今时今日的朱鹏以极高明的手法全力支撑源质力场防御,能源剧烈消耗的警报声依然疯狂传来,好在,在朱鹏选择开启并损模式前,陨石刺入了大气层内部。

夏尔姐妹的双子陨石几乎仅仅只慢了一到两秒钟,她们便也冲入了进来,看着下方的世界,隐约的人烟,这对半精灵姐妹一直绷紧的心神也是一松。

约翰迪尔的酒吧,来来往往的年轻人喝酒,吹嘘,找乐子,而一名相貌沧桑的中年大叔正在一杯一杯往自己的嘴里灌着高度白酒,这个时候四周有许多年轻人突然跑了出去,他们高喊着:“流星,三颗流星!”

中年大叔原本也好奇的回过头,也就在这个时候,酒吧棚顶上滴落一缕粘稠而混浊的泥浆,极快混合在了酒水里。

“TM的,一群小崽子,流星有什么好看的!?”被打扰了酒兴,骂咧咧地回过了头,中年人拿起酒杯仰头灌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摇摇晃晃的拿起了自己的衣服,结账后走出了酒馆,走回了自己的家。

这个男人并不知道,他一生的命运都因此改变了。或者说,他已经再无命运可言。

*****************

白色的木屋,红色的房顶,熊熊燃烧的大火陡然将这一切吞噬。

“不,不,不!”

一位棕黑发色的少年站在燃烧火宅的不远处双手抱着头大声喊叫,然后他大步跑向火宅,想要冲到里面去。

闭上眼睛,当棕发少年重新睁开双眼时,他的目光中已然再无恐惧、悔恨、泪水等等杂质,存在的只有一片清明温润。

“燃烧得很旺啊!”向后退了两步,朱鹏蹦跳两下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四肢,然后冲着燃烧的火宅猛冲,在靠近窗子时他猛地跳起,以双手抱头的姿态撞了进去。因为之前已经观察过了,朱鹏成功避开了燃烧的房间部分。

他现在所能做到的,都是这个年纪男孩可以做到的事,只不过绝大部分这个年纪的男孩,遭遇紧急情况时,无法克服心中不断涌出的负面情绪,消耗掉了大量的能量,而朱鹏却不会,同样是一具身体,普通人的利用率是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五十,朱鹏至少翻倍,可以达到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八十,特殊情况下甚至可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发挥出一具身躯的所有潜能。

“哥哥……哥哥救我,哥哥来救我啊!”

冲入了火宅,陡然间朱鹏听到了萌萌但却急切的叫喊声,这具身体几乎本能般的就要往楼上跑,却被朱鹏制止住了,他先冲入厨房以浸湿的毛巾捂住自己的口鼻后,方才躲避着燃烧的火浪往二层楼上闯。

凡火灾至死者,接近百分之九十五全部都是烟毒窒息而死,真正被火烧死的非常非常的少,只要低伏身形,保持冷静,减缓呼吸,再辅以不算太差的运气,即便是年老体衰的老年人,也有极大的把握逃离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火场,惊慌,恐惧,过于剧烈地呼吸是此类场景的致命杀手,而对于朱鹏来讲,以上这些致命杀手是不存在的。

纯阳道心镇压一切负面情绪,降伏外魔邪祟,看似是个意义不大的被动技能,实则却是朱鹏的最核心能力。

咔嚓,头顶上传来轻响,朱鹏周身皮肉一炸,整个人灵敏地向后一跃,避过了轰然砸落的一块燃烧横梁。

越过横梁在穿过一间卧室时,朱鹏看到了里面床铺上两具已经被烧得半化的尸体,那对男女的眼睛都被烧爆了,此时此刻空洞洞的眼眶双双注视着房门外的朱鹏显得极为恐怖可怕。

朱鹏深深得看了那对夫妇一眼,将整幅画面记在心中,然后他以毛巾捂住自己的口鼻快速冲上了二楼,四周的火焰已然越燃越盛,整个房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完全崩塌,然而在朱鹏追寻妹妹的声音与记忆冲到小女孩的房间时,却愕然发现这间房间似乎并没有受到火焰的侵袭。

“莉莉?莉莉你在哪,快点出来,哥哥带你出去。”不及思想叫喊着言道,同时朱鹏往房间里面走去,小女孩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这是小孩子的本能,遇到危险时她们会小心的躲避起来,许多小动物也是如此。

然而翻找了床下,小柜子,并没有找到妹妹的身影,就在少年越见急切,朱鹏控制着他猛回身,却看到穿着蓝色纱衣,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她怀里抱着一个布偶站在他的身后处。

“哦,天啊。莉莉,你怎么不说话。”

在看到女孩的瞬间,完全就放松下来了,少年的身体如同本能般驱使着朱鹏去抱住了小女孩,然而也就在这一刻朱鹏心里却警铃大作,他越想越觉得哪怕不对。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怀中小女孩的轻轻低语:“哥哥……哥哥……”

“你,并没有来救我。”

猛地将莉莉推出怀抱,然而朱鹏却发现自己已然无法松手,同时名为莉莉的小女孩全身上下的皮肤脱落,开始涌出大片大片的火焰来,她一边靠近一边冲着朱鹏喊叫道:“哥哥,你,并没有来救我!”

“啊啊啊啊!”

猛然间惊醒了,浑身是汗的从沙发滚落到地板,邋遢且不修边幅的中年男人以极度的恐惧注视着昏暗的房间,肮脏的房顶。

随着目光渐渐适应黑暗的环境,中年男人或者说朱鹏看到房顶上开始渗水般渗涌出一排文字:活下去!探索这个世界。

“啊!”以手掌按压着脑袋坐起来,竭力整理着脑海中有些混乱的记忆。

通过记忆宫殿的思维方式,将自身与中年男子的记忆信息分门别类,朱鹏知道这是所有降临谍影都会面临的适应期,被寄生者精神越坚韧,灵魂越强大,适应期的不适越是严重,最可怕的情况下甚至可能会导致精神分裂或者一体双魂,那个时候再谈怎样完成任务,就非常的扯了。

卫生间,朱鹏以毛巾擦拭了一下脏得几乎已经照不出影像的镜子,从里面看到了一个灰棕色发色的男子。

打开一侧的壁柜,相比牙具与毛巾什么的,里面杂七杂八放着的更多是银刀,神徽架,巫毒娃娃,手枪,以及圣水瓶。

拿出银刀,以毛巾试了试,总还算是锋利。朱鹏开始拿它刮胡须,片刻之后,当整个人基本整洁时,朱鹏发现康斯坦丁·奇诺其实并不是很老,只是太过邋遢,太过不修边幅,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比真实年龄老了十几二十岁而已。

也就在这个时候,朱鹏突然在镜子的映射中,看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周身烧得黑灰的血目小女孩……或者说:莉莉不肯散去的怨灵。

朱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空无一物,然而当他再次把目光移到镜子上时,他发现莉莉几乎已然贴到他的面颊上了。

“……好吧,我算是明白那个家伙为什么把镜子搞得这么脏了。”接了点泡沫,朱鹏伸手一抹,将刚刚擦干净部分的镜子重新抹脏,莉莉的怨灵至少是暂时看不见了。

摇摇头,将猎魔人武器装在袋子里提到房间,朱鹏暂时先把它们分门别类的归拢了起来,然后优先开始检察自己的身体。

他现在没有精神力,也不打算消耗珍贵的源质能量,因此只能用比较原始朴素的方法丈量身体,也幸好,朱鹏是此道高手。

洗了个澡,穿着短裤赤着毛绒绒的上半身,朱鹏以手掌揉按自己身上的各处窍穴,随着检查的进行,朱鹏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处处都是暗伤,这可以推到工作上去,毕竟猎魔人并不是什么轻松的活计。

但饮食不规律导致胃功能紊乱,长年酗酒导致肝脏虚弱,睡眠质量差导致肾功能下降,当按到对应着肺部的窍穴时,那突然的剧烈痛楚几乎让朱鹏觉得自己被猛地打了一拳……mmp,这种感受是………肺癌,而且还TM是晚期,克制不住地,朱鹏剧烈得咳嗽了起来,并且咳嗽了好一会,才勉强缓过劲来。

摇了摇头,然而无论接手了一个怎样的烂摊子,朱鹏现在也都没得选了。

本来还想保养一下武器用具的,但朱鹏现在挺担心自己一觉躺下去,然后就再也醒不过的,因此他起身烧了水,先在卫生间洗了个热水燥,然后又以滚烫的热水烫了烫脚,身体清爽些后,朱鹏走进厨房用能够找到的调料,给自己煮了一些有助于睡眠的汤水。

人的一生,有近三分之一的时光是在睡眠中度过,而睡眠质量的好与坏,甚至决定着另外三分之二人生质量。

将房间里做了一些基本的防御布置,朱鹏在舒展开身体与气血之后,躺在了重新铺好的床铺上,现在已然快凌晨一点了,往日里的康斯坦丁·奇诺在噩梦中惊醒后,他会一直饮酒抽烟直至天亮。

而朱鹏不同,除非工作需要,不然任何人都别想打扰他睡觉。

属于那种一旦酣然入睡,外面万炮齐发,我自巍然不动的主,当然,是在确定炮弹不会落在自己头上的前提下。

左侧卧压迫心脏,右侧卧伤害胃脏,平躺不利于呼吸系统,但根据自己身体的实际情况,采用有选择有权衡的睡法,康斯坦丁·奇诺这具身体就心脏还勉强凑和,因此朱鹏就选择左侧卧,不再去给本就不堪负荷的肺与胃部增添不必要的负担了。

酣然而眠,这是这几十年来,康斯坦丁唯一一次不打呼噜并且睡得安生踏实。对于康斯坦丁来说顶多再支撑三个月的身体,交到朱鹏手上经营,再活个三年五载不成问题,甚至不做其它事,单纯养练的话,有较低几率逆转病势,让朱鹏抽蚕剥丝般化解势如山倒般的病势,硬生生把康斯坦丁的身体拖到年迈寿终。

然而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谍影降临这方世界,可不是为了来悠闲度假的。

…………命由天定,运由已生…………

…………莉莉的怨灵已经跟随康斯坦丁许多年了,她似乎并不主动攻击或伤害康斯坦丁,就目前而言,朱鹏其实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凌晨四点多,许多人熟睡深沉之际,简陋公寓那更加简陋的防盗锁被人以极为专业的手法打开了,只是门后拴着的一根头发丝也因此崩断,极为轻微的声音,却让室内床铺上的男人陡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一男一女在开卧室的房门时,他们一侧的粗布窗帘突然间落了下来,将两位不请而来的客人被包在里面,而朱鹏则在这一刻后腰别着枪,右手提着根棒球棍走出房间,然后便以双手紧握着挥砸殴打。

“……别打,别打了啊。”

“给我一个不直接毙掉你们这些私闯民宅家伙的理由。”拿棒球棍砸掉了对方手中的武器,朱鹏抽出了别着的转轮手枪,直指着对方开口言道。

“我们是警察。”

“有搜查令吗?如果没有,抱歉,这理由明显不够充分。”说着,朱鹏扣下了转轮手枪的保险。

“哦,康斯坦丁是我,基曼……”一边说着,窗帘布下面的女警官总算挣扎着摆脱了那布满油污与灰尘的窗帘。显露在朱鹏面前的,是一位黑色短发,窈窕美丽的干练女孩。

当然,此时此刻她显得有点狼狈不堪。

从记忆里搜索出关于基曼的记忆,因为的确是熟人,因此朱鹏的表现不再那么警惕且充满攻击性,但他终究还是没放下手中的枪。

这个时候另一名男警官也从帘布中挣扎都会脱身了,别看只是一面帘布,如果朱鹏刚刚开门啪啪数枪打出的话,这两名便服警官都得死掉。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辖区的灯塔疯人院发生了一件大案子,康斯坦丁我认识你,我觉得这个案子的奇怪程度已经达到了你该出手的地步了,但我的新搭档布雷特警官并不认识您,因此……”说到这里时,基曼歪了一下头,做了一个接下来你都知道了的姿态。

“……那还等什么?走吧。”

“啊!?”康斯坦丁或者说朱鹏的痛快,让原本已经准备好被刁难的基曼愣了一下,如果是原本的康斯坦丁·奇诺,铁定是会整一下眼前的两名警官的,但对于朱鹏而言,他本来就急迫于了解这个世界,一开始就从深度层面入手的话,无疑更容易挖掘出有价值的东西。

“康斯坦丁,你,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看着很快就穿好衣物,准备好各种装备的男子,基曼诧异的言道。

此时此刻,一身皮衣劲装的康斯坦丁穿上风衣,精神抖擞,并且刮去了往日的络腮胡,陡然间年轻了一二十岁,从邋遢老汉变成了颇有雄性魅力的壮年大叔。

“啊……不愧是被你多次提到并且推崇的恶魔猎人啊,真的是有两下子。”这个时候,戴着眼睛的布雷特警官揉着脖子走了过来,他此时此刻哪怕不想称赞情敌也不得不称赞,因为如果此时贬低对方的话,岂不是反衬得自己更加的无能?

自己这位美丽的女同事也许并不知道,她自己在说到康斯坦丁·奇诺时,眼神是散放出来的光是怎样的光彩夺目,尤其是布雷特警官在发现对方并没有基曼形容的那样老迈后。

大街之上警车奔行,很快就到了基曼与布雷特负责辖区内的灯塔疯人院,基曼与布雷特因为学历与精英训练,虽然年轻却属于中级警务人员范畴,他们可以便装并且佩戴相对较好的新型手枪,因为有他们两人的开路,朱鹏很快就走进了已然被众多警员层层封锁现场的疯人院。

进了院子,尚且还没走入建筑内就可以闻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离得这么远,气味还这样浓烈,这里面没活人了吧?”以手指蹭了蹭鼻子如是而语,原本按照康斯坦丁的身体习惯,这个时候应该点支烟的,结果这个习惯刚刚生成,就被朱鹏的意识硬生生的按压了下去。

这个时候一旁的便衣女警官基曼递过来一支香烟,女孩笑着言道:“又没有烟钱了?你的收入虽然不稳定,但其实并不少,但你花起来实在太凶了。”

“谢谢。”接过香烟,轻抽了一口,片刻后吐出烟气。积年的老烟鬼,戒烟不可以猛烈的一次性硬戒,因为这具身体已经适应香烟的刺激了,甚至渐渐视之为正常内分泌的一种,在某一天下定决心后,就直接一根烟都不抽,有一定可能导致身体难以适应,甚至引发猝死,朱鹏想了想,决定改成上午一根,下午一根,给身体一个平缓的过度期。

推开大门真正走入灯塔疯人院,更加夸张的血腥味涌来,大厅内触目所及的一切几乎都沾染上了斑驳鲜血的颜色,变成了屠宰场一般地狱似的地方。从医生到患者再到护士,全部都是斩杀毙命,甚至没有人能够成功逃到门口去。

“这里发生了大屠杀,有人以极快的速度,极锋利的刀子几乎杀光了钟塔疯人院里所有的医护与病患,对于我们来说,这实在是太超乎正常的逻辑了。康斯坦丁先生,您是大名鼎鼎的恶魔猎人,如果……呃,我是说如果真的是魔物干的话,您能接手并处理这件案子吗?”这个位面世界存在魔物等等超自然灵异现象,但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或者不幸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死掉了,因此布雷特在这一番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古怪,他即不想将自己的职责交给一个“猎魔人”来承担,却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案子实在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畴。

“只是看眼前这些的话,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因此我也不能现在就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蹲下身形,翻动检查一下地面上的尸身,朱鹏如是言道。



记住黑巫师朱鹏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162.html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