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谁猎杀谁

小说:迷途的叙事诗 作者:刹那辉煌 更新时间:2019-12-15 18:37:29 源网站:追书
        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6.org

由比滨结衣。

这就是那个女生的名字,她的外表看上去就像时下的高中女生,算是很常见的类型,穿着短裙,长袖衬衫有三颗扣子没扣,微微露出的酥胸挂着一个坠子,上面有心形饰品。

再加上使用脱色剂染成的棕发,不管怎么看都是无视校规的打扮。

最重要的也不是这个,而是她好像是认识比企谷的样子,一来就认出了后者,并且为此感到无比的惊讶。而在之后听她说明情况,才发现她也是2年F班的学生。

也就是说,和比企谷八幡是一个班的,偏偏后者居然一点儿都不记得她。

夏冉顿时感到心安理得了起来,原来不只是他一个人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啊,这是正常的情况……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感到非常高兴的时候——

雪之下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表现,又用那种“你怎么还活着”的眼神来瞪他了。

而边上的比企谷和由比滨不知道怎么的,就吵了起来,似乎是因为称呼问题——由比滨直接叫比企谷“蹲家”,比企谷认为这对自己稚嫩纯真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所以他果断的使用“碧池”这样亲切近人的称呼,回击了对方,将这个小女生说得眼泪汪汪。

两人就这样吵吵闹闹的,让往常时候无论何时一直都很安静的侍奉部活动室里,一时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等到由比滨结衣吵累了,主动率先低头向比企谷八幡道歉,接着才打算说出自己的来意。只是她表现得欲言又止、犹疑不决,似乎是因为在场的两个男生而不好开口的样子。

于是,夏冉和比企谷两人只能够又出去买罐饮料什么的,给两个女孩子留下对话的空间。

在福利社前面的神秘自动贩卖机中,有卖一般便利商店找不到的纸盒装奇异饮料。

——第一感觉上,真的很像某些品牌的山寨版,有些的味道还算不错,有些就真的是一言难尽……如果不是没有看见「瓜拿那豆蔬菜汁」跟「草莓关东煮」之类的牌子,夏冉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生活在学园都市之中。

“学园都市?那是什么?”比企谷一边翻找着钱包,掏出硬币往投币口里面放,一边有些好奇的问道。

“位于东京西部的圆形城市,面积约东京都的三分之一,人口将近二百三十万,八成的居民都是学生的地方。”

夏冉随口的回答道。

“咦?世界上有那么神奇的地方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比企谷一下子惊愕了起来。

“谁知道呢,也许这个世界没有,其他世界也会有的……”夏冉心不在焉的回答,目光在贩卖机的商品展览区域浏览了一圈,似乎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所以说,刚刚都是在口胡的吗?比企谷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大滴冷汗,难道这是什么“设定”之类的东西?

高二病?高级中二?

“那个,如果是不知道应该买什么好的话,那么我推荐这款名为「SPORTOP」的运动饮料,味道很不错……”比企谷看见夏冉似乎是不能够确定要买什么的样子,于是就举起了手中的饮料晃了晃,主动推荐了起来。

“是吗?谢谢,这么说的话,我一定会试一试的……”夏冉向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感谢之意,然后伸手按向了另一款饮料的购买按键。

比企谷:“……”

妈妈,人类果然是一种很难沟通的生物啊。

“咳咳,如果不喜欢我推荐的牌子的话,也没有关系……不过,夏冉同学你是喜欢这种口味的吗?”

虽然这展开有些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才好,但是比企谷仍然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坚强的这么说道。

即使是他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冷汗,但仍然是努力的不想让场面氛围冷却下来。

毕竟要留出时间给那两个女生说话,不能够这么快回去,少说也得留出十分钟的时间才行。那么,他们两个人在这里接下来都傻愣愣的站着,连个话题都没有的话,肯定是会让两人都非常尴尬……

好吧,看夏冉同学的神态,就知道他一点儿都不在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状况就是了。

但是比企谷还是希望能够尽量避免这种尴尬的情况,所以说,他喜欢独处就是这么一个原因。

——要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哪来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不是,我其实也没喝过这个……”

夏冉一边平淡的这么说道,一边又按了一下比企谷刚刚推荐的那个运动饮料。

“只是你不觉得,四个人之中只有两个人有饮料,这件事很奇怪吗?”

“……”

“……”

“……说得也是呢。”比企谷的眼角抽了抽,原来是买给那个雪之下的吗?

然后他举起一根手指来挠了挠眼角,最终还是长长叹气,承认夏冉说得的确有道理,并且主动开口说道:“那么,那个碧……那个由比滨的饮料就由我来买吧。”

而且他不开口也不行,夏冉只是拿了两人份的饮料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这意思表达得已经非常明显了。

“一下子就没有了三分之一的财产呢……”又往投币口处投入了一百円,比企谷看了看自己钱包里的剩余,忍不住的小声抱怨了起来。

“物超所值。”夏冉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可不觉得有什么物超所值的地方啊,夏冉同学……还是说,你是希望让我和那个什么由比滨结衣恢复一下关系?”

比企谷故作大方的这么说道。

“这个其实没有必要啊,她刚刚已经道歉了,我也原谅她了。”

他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因为自己刚刚与那个碧池对骂了的缘故,所以想要让自己借着这个契机缓和一下关系?

“由比滨同学好像之前就认识你了……”夏冉没有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意有所指的这么说道。

“诶?这个我知道啊,我们是一个班的学生嘛……”

“我不是说这种认识。”

“那是哪种认识?难道说认识还分很多种?”比企谷顿时有些迷糊了。

“这个我怎么知道,反正她绝对不是因为她自己说的那样,是因为同班同学的这个原因认出了你,而且你不觉得她刚刚看到你的反应有些太大了么?”

夏冉也说不准,或许是开始涉足能够影响情绪的幻术魔法的缘故,他似乎能够隐约而模糊的感觉到他人的强烈情绪,只不过时灵时不灵。

而且时间非常短暂,短暂到他都可能会以为是错觉的程度,还要求必须得是比较强烈的情绪才行,譬如说一个人在突然受到惊吓的一瞬间。

那种恐惧的情绪就可以隐约被感知得到……

没错,就是在不久之前,比企谷因为他走路没有脚步声吓了一跳的时候,夏冉才察觉到的迹象。

反正就是比较鸡肋的能力特性,目前还是看概率的被动,不过也不是一点儿作用都没有,譬如说现在。

“抱歉,能够说得更加清楚一些吗?”想了想之后,比企谷也有些不能确定了,似乎的确值得怀疑,由比滨刚刚看见自己的反应不是那种正常的看见同班同学的表现。

“不能,我现在又不会读心术,想搞明白的话你自己去问由比滨同学吧。”

夏冉转身就往回走。

比企谷只能够匆忙跟上,一脸的莫名其妙——现在不会读心术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后就能够会吗?

……

……

当两人慢慢悠悠的回到了侍奉部的活动室之中的时候,两个女生之间的交谈似乎已经结束了。

“太慢了……”雪之下从夏冉手上抢过饮料,插上吸管并且这么抱怨着。

“那还真是对不起呢,我刚刚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夏冉不置可否的敷衍着说道。

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两罐饮料,比企谷叹了口气,然后硬着头皮径直走了过去,有些别扭的直接将手里多出来的那罐递向了由比滨结衣,语气有些生硬:

“喏,给你了……”

那样子虽然很是不情不愿,但是也属于明确的释放出来了修复关系的信号,至少两人之前互骂的那件事就算是这么一笔购勾销了……大概。

由比滨结衣明显也是受宠若惊的样子,接过饮料之后,连忙从形似小肩包的零钱袋里取出百円硬币。不过比企谷还不至于真的心疼这点儿钱,所以压根不想要。

“不用了。”

“那、那怎么行!”

两人就在那里你来我往了好几个回合,由比滨才不甘不愿地收起零钱,而她在小声道谢后,笑嘻嘻地双手握住那罐饮料,表情有些害臊。

比企谷则是似乎很不习惯的样子,甚至扭开了脸不去看她,大概是人生之中很少听到有人这样子向他道谢吧,还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话说回来,你们谈完了吗?”大约是为了排解这种不适应的感受,他下意识的换了个话题。

“谈完了……”由比滨笑嘻嘻的说道,“很顺利呢,雪之下同学居然意外的好说话呢。”

“是吗?那到底是要做什么?”比企谷干巴巴的将这个话题持续下去。

“饼……饼干……我要做饼干……”由比滨将两只手放在身前,不安的绞动着,又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

“哈?”

比企谷有些不解,下意识的看向了另一边。

雪之下叹了口气,用清冷的声音说道:“我们现在过去家政教室,帮由比滨同学完成委托。”

夏冉掏了掏耳朵,看向了窗外的夕阳。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大概是黄金周到来之前,侍奉部的第二次委托活动了……也是他第二次正式任务之前的最后日常。



记住迷途的叙事诗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162860.html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