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尸眼瞪梁

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作者:崔走召 更新时间:2018-12-22 18:10:28 源网站:起点中文

这正是‘好似春雷劈脑后,又像芙蓉逼婚前’。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鸡皮疙瘩就像是预测器一样准时布满了全身。

那是什么声音,悉悉索索的,好像是有人走路但是有不太像,总之是形容不上来的那种感觉。我立刻警觉了起来,他大爷的,不会真这么寸吧,又让我遇到一个阴魂不散的主。

我回头望了望,偌大个屋子里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人了,那声音好像消失了一般,我心里想道,难道是我神经过敏么,本来现在做得应该万无一失了啊,怎么可能会出差错?

那攥着被我咬了半截的香蕉的手竟然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靠,不对,这是我的直觉,经过了这么多次的事情,我好像已经有一种直觉,特别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我知道随时都会有危险。

黄泉之事,容不得我片刻大意。

于是我现在也不敢再吃什么香蕉了,我快速的划破了手指画了一道掌心符,同时起身向那棺材小心的走了过去。

这里跟大家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停尸的忌讳有很多,包括头煞脚煞,特别是这种横死之人,怨念太大,所以尸体稍微摆放不对都容易出差错。所以我装着胆子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由于停尸,多半是让人瞻仰仪容的,所以这棺材的盖子并没有扣上。

我一步步的靠近,心中开始不断的叨咕着:大姐,咱俩无冤无仇,你可别出来吓唬我啊。

我脑袋里想象着她死去时的样子,腿被撞断了,呈现出诡异的形状,满身全是血迹,肚子瘪了进去,眼睛大大的睁开,完完全完的一个楚人美的形象。

要说《山村老尸》这部电影真是害死个人,其危害程度简直可以和马赛克相媲美,他大爷的,哥们儿我的山年时光就是被这两样东西给蒙上了一层阴影。

记得当时我看那部电影的时候,就有一种想在那楚人美的脸上打马赛克的冲动。

我一步步的走到了棺材旁,虽然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死尸了,我以前也见过些,一想到死尸,我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了谢志鹏那自己撕掉自己下巴的画面,血肉模糊的。

此刻的我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吗的。这种感觉真是太折磨人了,自己吓唬自己玩儿,果然能和儿时的小霸王一样,都能其乐无穷。

我咽了口吐沫。他大爷的,不管了,反正都要看,于是我心一横前倾着身子像那棺材里看去。

不得不说,科技日新月异,现在这给死人化妆的技术也越来越强大,在棺材里这位躺着的大姑娘,竟然和活人没什么区别,一件纯白的丧服穿在身上,腿也不见歪,胸口没没见瘪进去。就好像是睡着了。

当然,她真的是睡着了,如果今晚不出什么事儿的话,明天她一醒过来,就会出现在阴市半步多的门前。从那里领了鬼心后踏上下一个轮回,这一世的繁华与否不过都是过眼云烟,一场大梦而已。

我望着棺材里的这具女尸,有些放心了,因为她看起来很正常,就是由于血液已经停止了流通而导致的皮肤苍白,与其说是苍白,还不如说是暗白,就是看上去死气沉沉的,但是她的确是已经死了。

看来的确是我想多了,根本没啥事儿,是我自己瞎想出事儿了,唉,你说我这脑子一天天都让那些东西给弄的疑神疑鬼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准备回去继续吃香蕉,可是正当我要走的时候,却让我发现了一点端倪。

我慌忙又仔细看了一眼,只见棺材里的这女尸闭着的眼睛竟然没有全闭上,留了一条小缝儿。也许是错觉吧,我怎么感觉那眼睛好像在动呢?

忽然间,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顿时脑子又‘嗡’的一声。只见那天花板之上竟然有一团水迹。

糟了!!!

我在店中的古书上曾经读过葬学,停尸的忌讳不外乎‘三煞二险’,三煞分为‘并脚煞’‘断掌煞’、和‘抬头煞’。二险分为‘撑棺材’和‘空棺材’。

见这女尸现在的眼睛不合,眯缝着望着天花板,这正是属于‘抬头煞’。通常说死不瞑目,就是出自于此,通常这种忌讳都是出在棺材里垫头的‘长寿枕’上的,因为枕头太低,所以导致了尸体的头部后仰,自然眼睛不能闭上。而且这家人停棺材的地方好像也不对,因为这里面有个说道,那就是死尸不能停在房梁的下方,如果停在这儿的话,死尸就会睁眼。

而正所谓‘尸眼瞪梁,家属暴亡’。这正是大大的不吉利,特别是这横死之人,本身怨气就重,再出现此忌讳,可就大大的不妙了,轻则家人不得安生,重则变厉鬼也不是不可能。

那天花板上的水迹八成就是这女尸的怨气所化吧,糟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顿时有些慌了阵脚,我知道,此时不能随便动这棺材里的尸体,如果一个不慎的话,就有可能被其反扑。他大爷的,你说这李家什么都图好的,为啥买个方枕头都要买鹅绒的呢!!这不扯淡一样么,弄的现在他家的女儿时刻都有变煞的可能。

但是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啊,我绞尽脑汁的想着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这‘抬头煞’,但是由于我的记性确实不怎么好,只隐约记得的两种方法,一种就是找木匠,直接往棺材里放一个墨斗就行了,倒是后墨斗和棺材一起下葬。还有一种就是赶快烧纸磕头,求那死去的亡魂不要祸害家人,如果那亡魂还有一丝心智的话,也许还会有些希望。

第一种是行不通了,大晚上的我上哪儿去找木匠去?所以现在只能他大爷的给她磕头了。

其实说实在的,我那时真想过了,磕他大爷头,还不如让她变成厉鬼后直接把她给收拾了来的简单,但是又想想,谁家没个儿女,如果我把她打的魂飞魄散的话,怎么像李公那一家交代呢?虽然他们不可能知道,但是我这良心也过不去呀。

要知道我可是背负着‘白派传人’这一称号的阴眼先生,于文叔那种老蓝道也是不一样的,经过了几次的事后,我明白了,我既然现在还要走这条路,就要对死者,和死者的家属负责任。让生者安心,让死者往生,是我的责任。

想到这儿,我心里苦笑,跪吧,他大爷的,就当是娶媳妇儿拜天地了。

于是我慌忙回到供桌的火盆前,这时的供桌之上,那香已经好似被风刮了一样,上升的青烟很乱,而且长明灯的火苗也开始摇摇晃晃的了。

看来煞气已经开始凝结了,如果再不采取手段,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吹灯拔蜡,就要和鬼干架了。

想到此处,我不敢再有一点儿怠慢,马上单膝着地,手里抓着纸钱跟烧柴火似的点着了就往那火盆里丢,我心想光烧纸也不行,好像还得念叨点儿什么,要不然那尸体好像听不见。

于是我连忙有些着急的说:“我说这位姐姐啊,您看您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要再留恋人间了,不瞒您说,我师父是在下面当差的,他老人家上回对我说,下边的美女帅哥简直太多了,就好像张国荣,哎对了,你喜欢张国荣不?听说哥哥正在下边录征婚节目呢,您看就您这条件的,一定能选上,到时候和哥哥双宿双fei既不快哉?”

当然了,我说这话完全是吹牛逼呢,九叔又不是九婶,哪会这么八卦告诉过我这种事儿啊,我这也是为了哄棺材里的那位,要知道既然尸体睁眼了,就是灵魂已经回来了。现在的那女鬼已经就在尸体里。不跟她说点儿好听的,她能乐意么?

不得不佩服我这嘴皮子也越来越厉害了,因为我深刻的理解到女人喜欢什么,据我所知还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张国荣的,也不光是女人,我也喜欢。我就不相信我把张国荣搬出来,你还不消停?

可是我发现我好像失策了,他大爷的,只见我说完这句话后,桌子上那长明灯的火苗竟然猛地一下剧烈摇晃了起来,同时我感觉到了四周越来越冷,就如同大一的时候对付那黄衣女鬼一般的感觉。

我都要哭出来了,大姐,不带这么玩儿我的吧!

于是我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急忙直接双膝跪倒反复的念叨着:“不要张国荣!不要赵国荣!!张雨生怎么样?听说他现在正在那边开演唱会呢!!!那啥···大姐啊,兄弟求求你,不要再折腾兄弟了,兄弟我也不易啊,你想想,你的父母也不希望你变成这样啊,多为你父母考虑考虑,就别折腾了,好不好?”

我这话说完后,只见那桌子上的长明灯的火苗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好在,这女尸果然还有意识存在,也不知道她是为了张雨生还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反正是消停了。

火盆里的纸钱还在燃烧,我长出了一口气,坐在了地上,我感觉到周围的煞气也慢慢的减淡了,不是那么冷了。

我心想,这还真他大爷的危险啊,差一点儿就变鬼了,想不到守个夜也真能守出事儿,不行,我必须还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不能因为现在暂时安全了就放松下来。

于是我快步的跑到了餐厅,我记得桌子上好像有一个记事本来着,上面是厨师们用来记菜单的。我拿着那个记事本又快速的回到了客厅。

从那记事本上撕下了几张纸,起了笔咒后就画起了符,因为现在虽然消停了,但是夜还长着呢,保不住她还到底会不会消停。万一真变鬼了。我也好有个准备,先手就把她拿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已近快十点的时候,我画完了第四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和一张‘丁酉文公开路符’,而此时我的电话响了,吓了我一跳,是老易打来的,他已经到了,问我是某某别墅不。

我心中大喜,老易来了我就更不用怕了,于是我连忙跟他说:“是啊,老易,快点进来吧,什么门都没锁,你直接往里走,进了屋就能看到我了!!快!!”

挂断了电话,我手里拿着那‘丁酉文公开路符’先把自己的眼睛给开了,望着周围出了那些像是淡淡黑烟的煞气外,一切正常。

这时,门开了,老易走了进来,他进门就叫道:“我说小非啊~~~你这运气挺·······”

他说到这里就楞了,我回头看他,竟然也愣了。

他手里提着个挎包,一只毛茸茸的小猫脑袋露了出来。

三双眼睛大眼瞪小眼的望着。

我全身马上就被冷汗弄湿了,他大爷的!!他带猫来干什么!!!



记住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307.html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最新章节,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起点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