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小店的后半夜

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作者:崔走召 更新时间:2018-12-22 18:10:28 源网站:起点中文

哈尔滨的夜晚虽然算不上很热闹,但是也有很多的特色小吃开门的,就好像我和老易来的这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烧烤店。

要说哈尔滨这个城市其实也是挺小资的,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对吃的要求也就跟着提高了,记得我老一辈们总是对我们讲,他们那个年代能吃顿饺子简直就是过年,可是随着时代的进步,那一套显然已经是落伍的不能在落伍了,等到我父辈年轻的时候就总是对我们讲什么“鸡鸭鹅狗赶下台,乌龟王八爬上来”。可那个时代也没什么发展了,现在的人讲的是随性,想吃啥吃啥,这是真的,貌似现在还没啥是人不敢吃的,这正是有腿儿的不敢吃板凳桌椅,没腿儿的不敢吃厕所里面的大尾巴蛆。

我和老易走到了那家二十四小时的烧烤店里,店面不大,但是挺干净,由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所以没什么客人,两个二十多岁长的挺漂亮的服务员见我俩进来,便打住哈欠拿着菜单和小本儿走了过来,问我俩吃啥。

我俩坐在了靠窗户的一张桌子旁,由于是刚过完年,我手里还有点儿闲钱儿,所以就把菜单递给了老易,让他别跟我客气,随便来。

当然了,我这句话一说出口,反而显的我客气了,因为老易是绝对不会跟我客气的,他由于几个小时前才用过‘三遁纳身’所以体力消耗极大,于是他望着菜单的眼睛开始冒光,一口气点了二十串牛肉,二十串羊肉,二十串肉筋,一组涮毛肚,以及鸡翅实蛋之类的东西,末了又要了五串炸馒头片。俨然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我见老易的确是饿坏了,心里挺过意不去的,于是对那服务员儿说:“再给我来两碗疙瘩汤,然后上六瓶啤酒,先来这些吧,不够再要。”

那小服务员有点愣了,她可能再想我俩这这么瘦,却点那么多东西,能吃光么?但是做生意的都是这样,管你能不能吃光,只要能挣钱就行,于是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开了。

我点着了一根烟,看着这家小店里,除了我和老易还有两桌,现在这个时间出来吃饭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通宵打麻将的,打累了,就出来吃点儿,还有一种是半夜出来嗨的,蹦累了就来吃点儿。

那两桌显然就分别是这两种人群的代表,一桌是四个人的中年人,貌似正在讨论刚才的牌局,而另外一桌的那伙人则看上去还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他们一共是五个人,两男三女。

看着现在这群小孩儿,我不禁唏嘘道,这真的是长江水浪打浪啊,现在还是初春,那几个小姑娘就已经耐不住寂寞套上了丝袜短裙了,那裙子都快短到屁股了,你还别说,三个小妞的丝袜分别是红黄蓝,整个一套三原色。

要说众生色相便是由此三原色变幻而来,这话确实是正确的,因为看那另外两个小杂毛确实是一副色相。眼珠子都快钻人家裙子里去了。还不断的给那几个小妞倒啤酒一副孙子相,恐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狼子野心。

反正烤串还没上来,我便和老易仔细的打量着这群祖国未来的花朵,他大爷的,打扮的是够花的。女的一个个脑袋上都带花儿,男的一个个心里都带花。

你说现在这社会怎么这样了呢?暂且不说那几个花姑娘,单说说那两个小男人。我记得我在他们这年纪的时候还是终日穿着高中校服过活的小屁孩儿呢,碰下女孩子的手都会脸红。可是你们看看现在这些孩子,都打扮成什么样了,一个大小伙子竟然穿了一条大红裤子,典型的水当尿裤。留着板寸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你他大爷的为啥上面还多出一撮毛呢?打远一看就好像脑袋上顶着陀大便一般,看的我有一种想拿打火机把那撮毛给燎了的冲动。

长江水,浪打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看来我们这代完全是浪不起来了,就好像我和老易,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想想我们这代,还真就是挺操蛋的一代,青黄不接,没钻到社会主义的空子的一代,也是当做社会主义试验品的一代。小白鼠的一代。他大爷的。

望着那些年轻人们在那边形骸放浪,我和老易都觉得自己好像是老了,他大爷的。而这时,肉串烤好了,那小姑娘手里端着一个大铁盘子,上面有一个小锅,里面是油汪汪热气腾腾的涮毛肚。她身后还有一个服务员,手里同样是一个打铁盘子,上面是老易点的肉串。

见吃的来了,我也就不再想了,我操那份闲心干嘛,自己活好就已经不错了,这个社会爱啥样就啥样吧。

于是我让那服务员启开了啤酒,别说这家的啤酒还挺有性格的,这外面天还挺冷的,他家竟然已经开始卖上冰镇啤酒了,不过这点倒是和我与老易的口味,满满的倒上两杯后,一饮而尽,冰凉的啤酒进了胃里,又怎么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看来强烈运动后来一杯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啊,给我美坏了,我那小市民心理再次作祟,竟然觉得现在已经很幸福了,有一口热乎饭吃。这点是真的,比起那些死去的人来,我已经很幸福了。

人这种动物啊,在这山看那山高,吃不饱时想吃饱,吃饱了以后就指不定想啥呢,正所谓保暖思那啥,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算了,也许一个人一个活法吧,我还是想想以后的我要怎么活才是正道,于是我端起了那碗疙瘩汤,你别说,还真挺好喝的。

正当我和老易两个人狼吞虎咽的吃喝之时,这家小饭店的门打开了,由于我和老易离门挺近的,就感到一阵凉气传来,当我下意识的一看,我地妈!!顿时吓得我魂飞魄散!!

只见门外走进了两个人,前面那个身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面黄肌瘦,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舌头从嘴里耷拉出老长,头戴一顶大高帽,上书着四个大字‘一见发财’,后面的那个身着一身黑袍,一脸横肉,不怒自威的表情,同样头戴一顶大高帽,上书四个大字‘天下太平’。

他大爷的!!!谢必安!!!!

我头上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这不是谢必安么?他来这里干什么??他身后那个黑衣服的便是黑无常‘范无救’了吧。靠,这老鬼不会是反悔了,现在来钩我和老易的魂来了吧!!??

老易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嘴里全是肉串,他喝了一大口啤酒,忽然注意到了我的脸色竟然变的向是纸一样白。于是他随着我的眼光看去。

“噗!!!!!!!!”

只见老易看到那两位无常大爷后,顿时吓得把嘴里的东西全吐了出去,老易含着眼泪,很显然的,是被上次这老谢的实力给吓出阴影了,只见老易含着眼泪哆哆嗦嗦的没有了任何言语,由于刚才吃的东西都被吓的从嘴和鼻子里喷了出来,一根香菜从他的鼻子里冒出了头角,随着他颤抖的呼吸一进一出。

别桌的人听见了我们这桌发出了一样的响动就都转过头来望着我俩,显然他们根本看不见这黑白无常的到来。此时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尴尬的笑了笑。那些人也就不再看了,继续各自吃喝。

而我和老易的心里却已经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了。他大爷的,这两位大爷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要知道一个谢必安就够我和老易喝一壶的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牛逼哄哄的范无救。要知道书上形容的范无救可是出奇的能打啊!他帽子上那‘天下太平’四个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和老易怎么就这么背!!正当我和老易快被吓尿裤子的时候,那两位无常大老爷已经走进了店中。那走在前头的谢必安显然已经发现了我和老易,只见它皮笑肉不笑的对我俩笑了笑。笑的我和老易两人的头皮直发麻。

我俩又体会到了在医院的时候被老谢差点弄死的感觉了。

只见谢必安对着身后的范无救笑着说了些什么,那范无救点了点头,这两位大爷就直勾勾的向我和老易飘了过来。

我想跑,真的,要不是腿肚子吓已经转筋了的话,我早就跑了,老易也好不到哪儿去,他鼻子里的那根香菜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上下抽动着,仿佛是悠悠球一般,一上一下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眨眼间,那两位无常大爷便飘到了我和老易的身边,冰冷的气息透着无形的压力传来,让我和老易俩人都快抽过去了,而这时,那谢必安开口了,它皮笑肉不笑的对我和老易说:“怎么,你们这小辈不请你家二位老爷坐下么?”

听这话从它口中说出来,我顿时就觉得有门儿!要知道,如果它俩是来钩我和老易的话,根本不用跟我俩废话。那它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容不得我多想,为了小命儿,我不敢怠慢,马上起身挪出了两个椅子,然后对着这两位祖宗说:“哎呀,这不是无常老爷么?今天是什么风把您俩吹来了啊?快坐快坐。”

由于旁人是看不到无常的,而我这起身搬椅子和自言自语的模样让那不远处的两个服务员看见了,她俩见我这样,就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我心里明白,她俩是把我当成**了。这我知道,但是当**总比丢小命要好啊,那两个无常也不客气,哼了一声后就坐了下来。

我见它俩坐下,我慌忙也坐了下来,还没等我说话,那谢必安又开口了,它用它那一贯的口气说:“怎么,不给你家无常老爷上酒啊?”

他大爷的!!那时的我真的想在手心画上符后抓着它的衣服领子先打上十块钱儿的了,但是一想这个计划根本行不通,人家可是鬼差啊!没办法只能顺着它来了,反正看它的意思是想喝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于是我慌忙对着那两个服务员儿说到:“美女!!!对,别看别人了,就叫你呢!麻烦你受累再拿两个杯子来,然后再拿一瓶白酒,然后再烤五十个肉串儿,麻烦你了,酒先上,快点儿!”

那服务员还以为我喝多了呢,就拿了两个杯子和一瓶玉泉方瓶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走开了,我毕恭毕敬的给这俩活爹先倒上了酒,而这时候的老易,已经要抽了,和上次在医院时的表现如出一辙。

我咽了口吐沫,然后盯着这两个黑白无常,范无救还是那副怒相,就跟别人欠它多少万似的,而谢必安,则对着我,又挤出了它的那要命的冷笑。

(新篇开始,求票求推荐~~)



记住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307.html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最新章节,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起点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