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仙人提壶

小说: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作者:崔走召 更新时间:2018-12-22 18:10:28 源网站:起点中文

要说我活这么大,唯一感到恶心的事情只有两个,一个是大学第一天就被杜非玉给来了个一脚扁踹,另一个恐怕就是那天上山的时候行差踏错迈出的那一步吧。

扑哧一声,我只感觉到脚下一软,然后一股温热的感觉传来,低头一看,他大爷的,顿时吓的我叫了出来!

只见我的右脚陷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里,而且这东西,竟然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头已经死掉了的狍子尸体。

这具尸体好像有一段儿时间了,表面已经有些钙化了,黑乎乎的,我的右脚直接踩到了它的肚子里。

去他大二爷的!恶心死我了,我慌忙把脚抽出来,不带这么玩儿的吧,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卷纸和矿泉水,狠命的擦着我那旅游鞋,希望能把这股恶心的味道擦掉。

而这时,旁边又传来了老易的惊叫声,我急忙转身一看,只见他们三个人都愣住了,等我走过去一看,顿时我也愣住了。

眼前的草地里竟然有大概好几百只的野鸡尸体,看来这股浓重的恶臭便是这些尸体发出来的了。我想起了昨天那两只老耗子说的话,今日一见果然是太震撼了,这是为什么呢?

两个老家伙的脸十分的难看,却也没多说什么,招呼我俩继续赶路。回到了小道儿上,甄家的人问我们怎么了,文叔说:“没啥事儿,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死了几个小鸡儿。都臭了,继续走吧。”

说着他又往前走去,又走了一段路后,便闻不到那恶心的臭味儿了,我和老易背着背包走在最后,我轻声的问他:“我说老易,你不会那什么分水破煞么,刚才那些野鸡什么的为什么会大片大片的死亡?在风书里这有什么说道没?”

老易想了想后对我说:“不确定,因为此中之道实在是太多了,没看到风水的全貌是无法断定的。”

我点了点头,经过了刚侧的事儿,我心中始终有一股劲儿,老是预感着似乎要发生什么事一般,要知道我这疑神疑鬼的毛病可是真操蛋,而且比较讽刺的是经常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又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后,甄阿姨跟我俩说:“到了。”

前面是一个小土坡,看不见对面的景色,众人绕过了土坡,来到了甄家的祖坟前。

《葬经》有云:夫土者气之体,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经曰土形气行。我虽然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这甄家的祖坟也确实十分气派,仿佛恐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有钱似的,真不敢相信,这深山老林之中竟然会有如此气派的墓地。

纯汉白玉雕琢的坟墓看上去就十分的贵气,周围二百米之内的树木都被砍光了,竟然寸草不生,这附近的空气异常的干燥,虽然墓地周围被树木挡着,但是从我们刚才来的那条路能吹进凉风,而且这甄家祖坟天然的地理位置就好像是一个以前蒙古人喝酒用的酒袋子一般。酒袋子的口便是我们刚才来的道路,使那些外面吹进来的风能在着坟墓的周围流动,然后散掉。

我和老易站在众人身后,老易对着自己的改装手表看了看,然后不由得小声的赞叹道:“他大爷的,我死了之后如果能埋到这块儿地里,恐怕我在棺材里都得笑醒。”

我虽然看不出这块儿地到底有什么门道,但是老易小声嘀咕的话我却十分真切的听在了耳朵里,这老小子竟然说出这种羡慕的话,看来这地方还真算的上一块儿宝地,文叔他们好像以前来过,他们没有理我俩,自行的上前去检查坟地了。而我也趁这个机会问老易:“你低估啥呢?这地有啥门道,跟我说说。”

老易点了点头,小声的跟我说出了刚才他用改装表看完这块儿地后得出的结论。

正所谓:‘斗酒藏风伴青山,疑是仙宝落凡间,此处埋骨男儿汉,后人金银载满船。’好一个藏风得水的宝地。所谓藏风得水,便是能藏得住风,而得水的意思是说墓地的附近要有水源,或者是地下水脉的流向很合适,尸骨安葬棺中埋于地下,永世见不得阳光,但是万物皆有气所化成,如地下水脉的流向合适的话,就会有一股水气上升浮上地表,这股气对葬者有益,能使葬者后人富足,但是常言说的好,凡事贪多必为孽,水气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会刑克后代,所以便要有风定时的中和这股气。

风也有说道,风太强了,气就散了,就起不到聚气的作用,而没有风又不行,举个简单点儿的例子,就好比是我大学时候的喝酒方式一般,先喝一杯白酒再和啤酒,就容易醉,但是掺多了喝就十分的容易吐一般,这风便是起到了调节的作用,必须要藏得住风,才是真正的好地。

就比如我们眼前的这块儿地,有个名头,名字叫‘仙人提壶’,整个就是个酒壶的形状,地下水脉形成的地气上升,就好像是酿酒,风从我们来的入口处吹进,在这个天然的‘酒壶’中围绕一周后,又从另外一个缺口散掉,这么一搅和,便把湿气吹散了,而地气却留了下来。但是‘仙人提壶’地,只能葬男性,因为这地的酒性只对男性有用,如果葬在这里,那后代可发达了,三代之内必出非富即贵之辈,而且六代之内不会破财,平平安安。

老易和我一顿穷白话,吐沫星子都快喷出来了,看他这表情,就好像想把那坟里的尸骨挖出来,然后自己在躺进去一般。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羡慕的,要知道钱这东西,能花出去才叫钱,你生前穷逼嗖嗖的,等死了以后即使你子孙再有钱又能如何?要知道阴间流通的货币都是天地银行印刷的,在凡间五块钱就能买好几亿。

不过记得有一次和九叔聊天的时候,它老人家曾经跟我讲过,由于货币的泛滥,所以导致了银票的贬值,据说民国的时候,一亿阴票能在下面买一套两居室,可是到了现在,一亿阴票却只能买到一碗倒头饭了。一亿银票大概等于咱们这儿的一块钱吧,这么说来上次那老谢勒索我的钱也不算太多。大概能顶上九叔一个月的工钱。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因为现在下面那些没有投胎而是在里酆都中居住的灵魂们虽然每个都趁个好几千亿或者万亿,但是却还是连基本的房子贷款都还不上。

我记得当时听九叔跟我说起这些时我都惊呆了,这他大爷的也太搞了吧,敢情生前买不起房子,死后依然要贷款买房。他大爷的,够无良的了。

所以说,你的尸体埋的再好又有什么用?从其量能便宜到子孙而已。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文叔叫我,他对我喊:“小非!发什么楞呢!快过来!”

而林叔也用他那对老桃花眼瞪着老易,听到老神棍叫我,我和老易便不敢怠慢,像他俩走去。

来到了坟边,文叔和林叔从我和老易的背包里同时拿出了一个檀木罗庚,然后文叔对着那罗庚瞅了半天,皱了皱眉头,对着那甄家的兄弟几个说:“我说你们,谁让你们擅自重修祖坟了?”

不知道为什么,甄家的几个兄弟竟然好像挺怕这两个老神棍的,还是甄阿姨出来打圆场,她对着两个老神棍说:“这····这是前年的时候,老三挣了钱,想光宗耀祖,于是就请人重修了一下我们太爷爷的墓,希望能减轻自己的罪孽,由于他和你俩有些过节,所以就没好意思通知你俩,只是找了个本地的先生,和一群工匠,但是他们只是修坟,并没有做别的啊。”

“屁!”文叔好像火了,他没有对着甄阿姨,而是对着那三个人喊道:“坟地是随便修的么?啊?”

甄家那三个中年男人被文书这么骂,竟然都没敢还口,看的我都有点儿心惊肉跳啊,我心想,文叔你可真是我亲爹,这荒山野岭的,你就不怕把他们三个惹急了把你捅死以后就地埋了么?要知道在这儿杀个人,恐怕等到骨头的烂没了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可是这几个中年人别看五大三粗的,竟然真的让文叔给熊的给个三孙子似的,屁都不敢放一个,而这时,林叔冷哼了一声,然后插嘴说道:“这还不算,那个败家的老三是不是还克扣那些木匠的工钱了?”

甄阿姨显然不知情,而这时,那甄富脸色变了,对这两个老神棍说道:“这·····当时老三是和一个木匠吵了一架,但是却没有扣他们的工钱啊。”

不得不说,这两个老神棍还真让我和老易刮目相看了,不是因为他俩能未卜先知,而是因为这两根儿老油条的处事经历,确实挺丰富的,要说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随随便便的就能下来一本葬经,各种翻译软件,只要是读懂葬经,便差不多能看出这里的门道了。这点不稀奇,因为文叔在上次让我守灵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还是会一些东西的。

要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女人不好惹之外,不好惹的恐怕就属木匠了,之前我曾经提到,木匠师傅都是拜鲁班爷的,真正的木匠对阴宅阳宅的破煞结煞了如指掌,想害人就跟玩儿似的,如果照这么说来,这块儿地是个极好的福地所在,那么没理由会出怪事,包括他家老三离奇的死亡,以及两个老耗子告诉我们的这山煞气越来越重,鸟兽纷纷死亡的事情。

所以说,如果这坟真有问题,那就一定是当时的木匠搞的鬼了,我和老易都没想到这一点,听林叔这么一说,我俩顿时茅塞顿开,看来这吹牛逼也真是一门艺术啊,导致了这俩老家伙的头脑十分发达。

那甄富见这俩老神棍竟然说的这么准确,而且他们也怕有什么忌讳,便忙问着这俩老神棍:“这个···文哥林哥,你看这要怎么办啊?”

文叔听他这么一说,回头鄙视了林叔一眼,那眼神似乎是你这个老X抢了我台词一般,然后文叔清了清嗓子后,对着那些人说:“怎么办?只能先请老太爷见见太阳了呗。”



记住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307.html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最新章节,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起点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