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1 / 2)

小说:若春和景明 作者:玖月晞 更新时间:3个月前 源网站:笔下文学

宿舍里昏暗闷热,杜若靠在椅子里发呆。

疲惫,恼羞,愤怒,委屈,难过,所有情绪都褪去了。

脑子空空荡荡的。

这仿佛是一场不经考量就贸然在一起了的恋爱。

又怨恨他又心疼,眼泪默默流下来,她独自抽泣了一会儿,哭得身上汗湿了,拿手抹掉眼泪,打开电脑,搜索:男朋友——

打出“男朋友”三个字时,她心里“咚”地一下。

男朋友,景明是她的男朋友。

这感觉着实微妙。

一直觉得不真实,可这分明是真实的。他就是她男朋友。

她回神,继续打字:男朋友生日,送什么礼物好。

手表,领带,Zippo,钱包,瑞士军刀,剃须刀,衬衫,鞋子……

手表买不起,衣着类的她把握不了时尚感,他也不抽烟。瑞士军刀?觉得不够好呢。找了半天,决定还是先搜几个商场亲自去逛逛看。

关上电脑,情绪稍稍平复了点儿。

她趴在桌边,低头抠了会儿桌子,看下手机,又抠了抠桌子,一鼓气拿起手机拨通他电话。

“嘟……嘟……嘟……”

没人接。

她默了默,发条短信过去:“生日快乐哦。”

发完,出去冲凉了。

再回宿舍时,看见手机亮着。她立刻将湿手往身上擦擦,冲到桌边,却是宿舍群的消息。

景明没理她。

心里一空。她呆了半刻,无意识走到镜子前照了照。不知是不是刚洗完澡,看上去比白天好看一点。细眉,黑眼睛,高鼻子,小嘴巴,还是有点儿可爱的。

她爬到床上躺着,点开宿舍群,原来是邱雨辰在秀恩爱,晒李维送给她的玫瑰花。

夏楠:“什么日子?”

邱雨辰嘚瑟:“不是什么日子,他看见玫瑰花想起我,就买来送了咯。”

何欢欢:“我了个去,牙疼!”

杜若想不出李维谈恋爱时反差还挺大,有些稀奇。

群里闹成一团,何欢欢不停问恋爱细节。

杜若趁机问:“你们吵架吗?”

邱雨辰:“才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吵什么吵。再说他脾气那么好,吵不起来。”

也对。

杜若咬嘴唇,隔会儿又问:“你们一般谁先联系谁?”

雨辰:“都联系啊,大部分我主动。没办法,他太忙了,我是无业游民。”

杜若:“你主动,不会久了之后他就不在乎你了么?”

雨辰:“我去!你这个没谈过恋爱的人,哪儿来那么多怪思想。网上看的吧?”

杜若没答,发了个表情。

“恋爱呢,别问别人,也别听别人的经验,没用的。每对都不一样,尽情享受就是。”

何欢欢吐槽:“你说这些小草她听不懂。”

杜若:“……”

夏楠:“拿学习类比,想想你刚入学时紧绷的学习状态,再想想你现在的学习状态。”

“……哦。”杜若揣摩半刻,似懂非懂。

话题重回邱雨辰身上,她没再多问。四个女生聊到深夜,各自在手机那头迷糊睡去。

杜若睡前看了眼手机,景明还是没回。

……

第二天,8月1号。Prime队员全部返校集结,继续征程。

集合后第一件事是开会。

杜若一早去到实验室,在门口和景明碰上。

她犹豫着要不说点儿什么缓和下,不想他冷着个脸甩她一眼,走进去了。

“……”杜若吐出胸腔内一口浊气,跟了进去。

不一会儿,人到齐了开会。

杜若照例坐在他对面。

他也是厉害得很,全程不看她一眼,就跟她那位置上坐着空气似的。但也没代入别的情绪,条理清晰地给各组人员提出新的标准,分派新的任务。

经过全队一年多的努力,Prime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的各个分装系统都已大致就绪,只待进一步的性能检测,功能完善及各系统间的调配适应。

相比无人驾驶赛车,无人驾驶汽车的各个系统和功能更为精细复杂。因为赛车通常只需“看到”赛道,对手和已知障碍物即可。但无人驾驶汽车要在城市道路上行驶,路况复杂成千上万倍——车道,交通信号灯,指示牌,行人,其他车辆,小动物……除此之外,无数真实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在无人驾驶汽车面前都会变成干扰项,随风飞舞的塑料袋,树叶,雨水……

无人汽车这一机器人就得准确分辨出各种障碍,碰到行人要停车,可碰到飞来的废纸和树叶则不需要。

好在前期的数据采集已经完成,如今要做的只是最后阶段的调试和完善。

总的来说,传感组和控制组的任务要比执行组重一些。

“传感组继续查漏补缺,采集数据,控制组完善程序方案,执行组考虑减负和增速问题。半个月后,言老会来参观,都好好准备。”景明大致归纳了各组的新任务后,敲敲桌子,说,“散会。”

他起身离开,众人也散开忙碌去了。

杜若看了景明一眼,后者没理。

他对她不理不睬,她也不再去示好。

他也有错,为什么只要她让步。

两人各自做自己的事,当天全程无交流。

到傍晚,杜若提前离开。

景明有所察觉,但没动。直到她起身走远了,他才抬眸看一眼,见她开门离去,冷脸收回眼眸。

杜若去了趟商场,到处逛一圈,并没有什么让她眼前一亮的东西。乘地铁换了好几处商圈,快关门时,一家男装店玻璃柜里的小东西吸引了她注意。

她弯腰看着柜中精致的小家伙,问:“这是什么啊?”

店员回答了她。

杜若并不懂:“怎么用?”

店员给她示范了下,她看着,一下子就想起无数次见到景明时的样子。

“我就要这个了。”她喜道,“多少钱?”

“这片儿的三四百,这边的五六百。”

好贵啊……那么小的东西……

杜若揪揪手指:“那边的呢?好像更精致一点。”

“那些是英国产的,每个都有名字。花纹不同,价格不同,八百到一千。”

她看看这边,又望望那边,挪过去,认真选了个花纹,小声问:“这个多少钱?”

“你眼光真好。这是最贵的,一千。”

杜若盯着那小东西,沉默了足足十秒,问:“它有名字?”

“King‘sCross.”

“King’sCross.”她低低念道。

店员早看出她是学生,介绍:“这个Victoria也很好看,八百一。或者……其实不用买这么贵的,三四百的也有类似花纹。你看。”

高下立现。

她看一眼,摇摇头:“我还是要King‘sCross.”咬咬嘴唇,“能一半现金一半刷卡吗?”

“可以啊。”店员把东西取出,装进精美的盒子,“是送礼物吗,包装一下?”

“嗯。谢谢。”

“这么有心,是送给男朋友的吧?”

杜若脸一红:“唔。”

“真幸福呢。”

深夜,杜若双手捧着那小盒子坐在公交车上,看来看去,心里一丝丝雀跃。可一想到景明那冷冰冰的脸,兴奋劲儿又消减不少。

她把盒子塞进书包,转头看窗外缤纷的夜景去了。

……

之后一段时间,两人仍不讲话。

实验室忙起来,景明也不招她惹她了,他做事时是极认真的,很少分心。她也如此,忙于传感调试,建模型扩数据,不会把私事带到工作中。

有次她遇到问题还主动跑去问他,也有点儿破冰的意思。可没想他看都不看她一眼,冷气嗖嗖地把图纸抽过来瞧一遍,唰唰在上边写完解决方案了还她,继续自己的事。从头到尾不看她不理她。

杜若要被他怄死。

从那以后,碰上需要和他协调的事,她全推给李维和万子昂。实在要交流,就跟何望讲话,坚决不对景明开口。

她也是忍不了景明那祖宗了。

那家伙哪怕是一言不发,可眉梢一挑,嘴角一勾,那股倨傲冷漠和鄙夷就能把人气得肺炸。

惹不起,她躲得起。

整整一星期,两人硬是没再说过一句话。

一天傍晚,杜若去吃晚饭,在电梯间碰到了易坤。

他还是那副老样子,冰山脸,很不热情,面对杜若的打招呼,只是点下头。

杜若也没多的话说,尴尬地等电梯。

他忽问:“听黎清和说,你在Prime过得挺好。”

“……”杜若啄啄脑袋,“嗯,挺开心的。”

“嗯,好好干。”易坤说。

“……唔。”她望天。

电梯到,景明刚好进来电梯间,三人前后进了电梯。

门阖上。

杜若头皮一阵发麻。

三人刚好站成个等边三角形,易坤跟景明不对付,景明跟杜若不对付,简直修罗场。

不断下行的电梯里,三人都不讲话。

杜若望着虚空,一脸生无可恋。

到了一层,俩男生同时拔脚走出电梯,谁也不让谁。



记住若春和景明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436023.html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