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深居后宫

小说:大楚怀王 作者:腊月青梅子 更新时间:2020-01-02 21:03:48 源网站:追书
        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6.org

当屈原来到园中,见楚王正与公子彘说笑,微微一怔后,迟疑了一下,才慢慢走到楚王身侧:“大王!”

熊槐点了点头:“贤卿所谓何来?”

“大王刚刚回到国中,臣本不愿在此时打扰大王,但如今国事繁多,故臣特来问问,不知大王何时召见群臣主持大局。”

熊槐一怔,然后反应过来,现在楚国不仅是死了王后,还有令尹也死了。

所以,现在国人最关注的问题是,接下来谁将接任景翠做令尹。

想到这,熊槐摇了摇头:“贤卿,现在寡人心绪烦乱,无心国事,是故,寡人回朝后的第一次大朝议,就放在半月之后吧!”

“是,大王。”

随着屈原的离开,随着半月后举行大朝议的消息传开,很快,整个郢都热闹了起来。

接下来郢都之中,默默关注局势者有之,走家串门活动频繁者有之,闭门谢客者亦有之。

而熊槐自己却是深居后宫之中,每日都在与幼子嬉戏,尽享天伦之乐。

无论是呼声最高的昭雎,还是被视为他最亲近的屈原,亦或者是那个人人戒备的陈轸,全都没有得到召见。

仿佛楚王对接下来的朝议,以及接下来谁做楚国的令尹,全都漠不关心一般。

不过与大家想象的不同,熊槐不是不管心接下来的令尹人选,而是令尹的人选,熊槐早已确定,那就是现在的柱国昭雎。

虽然熊槐也曾在屈原与昭雎之间犹豫过,但是思虑再三,熊槐还是决定选择昭雎。

之所以舍弃屈原,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现在的楚国,变法的先行试点已经展开,但是无论是最早的汉北三郡,还是最全面的江东两郡,变法都还没有出现成果。

在这种情况下,熊槐需要等,等变法出现成果之后,才能在变法全面展开之前,将国事全部托付给变法的主要推动人。

而现在,以各地勋贵极为痛恨屈原为令尹,极有可能会引起各地的抵触,一旦国中动荡,对楚国不利。

相反,此时以从未推动变法的昭雎为令尹,也能稍稍安抚那些骚动不安的心灵,实现稳定国中各地的目的。

这一个原因,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熊槐每每想到这,都有种深深的遗憾,内政能力一般,隐隐被屈原架空,而且德高望重能压得住其他人的景翠,才是他心目中变法之前,过渡期间最好的令尹。

而军政双优的昭雎,能力超过了他的预期,不是他心目中的人选。

只可惜

之前还能率兵打战,身体十分健康的景翠,就这么突然的病死了。

对景翠之死,熊槐十分遗憾。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年纪。

如今熊槐自己是奔六十而去的人了,而昭雎的年纪他小点,但也已经年满五十,而屈原呢,才刚刚年满四十。

就从年纪来说,屈原可以等,就算等上十年八载都没有问题,但是昭雎等不了。

想要让昭雎熬死屈原,那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这些年昭雎屡屡立功,若是舍弃年纪大的昭雎,而选择屈原,熊槐担心昭雎心中不平衡。

至于第三个原因,那就是熊槐自己心中隐隐有些担心,希望屈原能在这个风暴前夕,能避免站在风口浪尖。

正是因为种种顾虑,熊槐这才选择了昭雎。

而之所以没有在回到郢都后立即公布令尹的人选,那时因为熊槐想要观察一下群臣的态度,更想观察一下昭雎的动向,以决定昭雎这个令尹接下来具体应该怎么用。

虽然熊槐与昭雎君臣相处许久,熊槐自认对昭雎已经很了解了。

但是,人终究是善变的,一个人贫穷之时与一个人富贵之时,心性是截然不同的,同样,一个人地位低下之时,与一个人地位高贵之时,心性也是不同的。

熟话说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心性态度**始终如一的人太少。

就好比那个王莽,地位低下时的谦卑王莽与称帝前权势达到顶峰的跋扈王莽,完全就是两个人。

虽然有人说后面的王莽是穿越者,把前面的王莽夺舍了,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熊槐却以为,更大的可能,不是夺舍,而是王莽得到权势之后,心境变化,**膨胀,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才给人两个人的感觉。

同样,熊槐也想看看昭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熊槐了解昭雎,之前昭雎的最大抱负,就是成为令尹,成为楚国群臣之首,为了这个目的,他才到处投机。

十几年屈原变法遭遇挫折的时候,他暗中推波助澜,站在了大势那边。

其后屈原倒台,在众人的围攻中,昭雎又拉了屈原一把。

当然,这并不是昭雎突然态度转变,决定加入变法党,而是想要通过拉屈原,以获得变法党的好感与支持,比如说唐昧以及与屈原交好的那些人,甚至是屈原本人。

在成为令尹以前,昭雎的理想与抱负从未发生改变,但是,现在他最重要的目标实现了,成为令尹之后,他会怎么样。

究竟是从此志得意满,私欲膨胀,损公肥私呢?

还是会再接再厉,树立一个更加远大的目标,为楚国进一步的富强而努力呢?

亦或者他会不会权欲膨胀,为了进一步的权势,而打算勾结太子或者公子,换个楚王,独享楚国大权呢?

这都有待观察。

这就是熊槐推迟半月的原因所在,他想看看昭雎是否能克己守心,始终如一。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这半月来,熊槐失踪稳居后宫,没有接见任何一个朝臣。

而郢都之中,却也因为楚王的态度不明,而风起云涌。

就在大朝议开始的不久前,就在群臣进宫参加朝议之时,后宫中的熊槐,在自己的寝宫中,收到了一份半个月来郢都之内的情报。

“许多大臣串联,打算今日朝议上力推昭雎为令尹。”

“一些封君密会,打算今日朝议上力推昭常为令尹。”

“部分封君密会,打算今日朝议上力推屈原为令尹。”

“道墨儒三家准备力推屈原,汉北三郡以及江东两郡全都准备力挺屈原。”

熊槐大略的将这些情报看了一下,然后将这些情报放在一边,接着找出昭雎的情报。

“柱国昭雎拜祭令尹景翠之后,以军旅疲惫为由,闭门谢客半月,直到今日上朝才出门。”

熊槐看到这个消息微微一愣,然后哈哈一笑。

接着,就在熊槐放下情报,准备出门上朝的时候,突然又拿出那些情报,然后找到了太子横的情报。

“太子半月来每日为王后守丧,没见接触任何大臣。”

熊槐看罢,长长一叹。



记住大楚怀王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6508.html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