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 复从死灰中更生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20-01-03 21:18:49 源网站:悠悠书盟
        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6.org

穿心锁从楚天佑袖中钻出,绵延不绝,似无穷尽,凭空绕了数匝,笔直指向魏十七。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最新章节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几乎与此同时,盘踞在魏十七肩头的六翅水蛇猛地抬起身,咝咝吐着信子,忽地振起三对翅膀,飞到空中。

魏十七心生警惕,从剑囊中‘抽’出五‘色’神光镰,扯动神光一刷,一圈圈光晕漾出,卢胜的元婴骤然浮现,距离他不过数丈。穿心锁追击而至,卢胜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将肩膀微晃,消失无踪。

吴鲲冷不提防,被卢胜抢近身,一时间脸面无光,当下祭起灭法钟,屈指弹去,“当——”一声清响,卢胜从虚空之中踉踉跄跄跌出。他心中烦恼异常,四大护法情同手足,转眼折了三人,若不能找回场子,死也不甘心,他本打算挑软柿子下手,却没想到先遇神光,再闻钟响,元婴最厉害的瞬移之术,竟连连受制。

穿心锁如影随形,卢胜再度消失,这一次,他不再心怀侥幸,飞身远遁,掉头不顾而去。

逃出没多远,身形忽然一紧,如同陷入流沙之中,挣不脱,跳不出,卢胜大骇,急忙抬头看去,却见一名朱衣‘女’子立于跟前,眼帘低垂,衣袂飘飘,恍若‘射’姑仙子。

他大喜过望,叫道:“掌‘门’救命!”

只耽搁这片刻,穿心锁已追至身后,司徒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只一眼,一团炙热的火焰燃起,穿心锁仿似火炮的引线,火星四溅,倒卷而上。

楚天佑“咦”了一声,颇为讶异,他一抖穿心锁,壁虎断尾舍去一截,剩余的锁链收入袖中。92KsCo打发了杂兵,正主终于现身,他不敢怠慢,将二十四颗定海珠祭在头顶,凝神细看,却见司徒凰貌似十八九岁的少‘女’,稚气未脱,再一看,又似三十许的美‘妇’,‘艳’光照人,形貌每时每刻都有细微的变化,令人惊叹不已。

卢胜定了定神,道:“点子扎手得紧,碧‘玉’琵琶毁于一旦,三位护法尽皆陨落,还请掌‘门’示下。”

司徒凰伸手指指身后,卢胜心中一松,知她并无责怪之意,抱拳行礼,一晃而逝,将残局留与掌‘门’收拾。

虾兵蟹将,小猫小狗,逃了也无关大局,楚天佑浑不在意,凝神打量着对方,心中颇有几分忌惮。一眼破去穿心锁,这一手火行神通非同小可,这还罢了,最为棘手的是,上界离火之气源源不绝,司徒凰如虎添翼,只怕要师兄亲自出手,才能将其制服。

不过在此之前,他打算出手试一试虚实。

二十四颗定海珠一凝,光华冲天而起,却迟迟没有击下,就在楚天佑行将出手的一瞬,眼前已然失去了司徒凰的踪影,那是一种奇妙的错觉,明明近在咫尺,连衣袂的褶皱都清晰可辨,又仿佛远在千里之外,‘玉’容渺茫,声息全无。

司徒凰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的雷火劫云,目光到处,彤云滚滚,雷火失去控制,接二连三击落,不分敌我,一时间众人各展神通,五‘色’神光,灭法钟,定海珠,七宝琉璃符,飞星道袍,光华此起彼伏,如同炸开了漫天焰火

一行人中,卞氏姐妹是最弱的一环,也是最关键的一环,吴鲲立于如意飞舟,当仁不让,催动灭法钟,将钟声凝为一层层无形的屏障,护得她二人周全,至于魏十七,有先天五‘色’神光护身,根本不用他‘操’心。

雷火肆虐了数息,蓦地停歇,潘乘年足踏先天鼎,从天而降,甫一现身,司徒凰便垂下眼帘,妖气源源不断从体内‘逼’出,有如实质,收拢在后背,化作一对烈焰缠绕的翅膀,缓缓张开。

魏十七与卞雅双双一震,山河元气锁从沉睡中惊醒,惶恐不安,将钥牡强行吸入鱼口。

事出突兀,卞雅幸赖有如意飞舟容身,尚无大碍,魏十七却是御剑蹈空,陡然间失了立足的根本,像断线的鹞子,栽落在碧梧岛上。好在雷火劫云封顶,藏雪剑乃五金之物,魏十七并没有飞得太高,区区十余丈,只作等闲看,双足稳稳当当落地,不动如山。

集香木**,复从死灰中更生,潘乘年察觉到‘阴’锁阳锁的异动,心知失算,世上哪有什么天纵之才,数十年突破炼神,步入渡劫,司徒凰分明就是妖凤穆胧浴火重生,经历生死轮回,重塑妖身。

潘乘年当即大喝一声:“阿慈,速速动手!”

卞慈心中一凛,下意识催动“同心功”,卞雅双眼一翻,失去知觉,形同牵线木偶,任凭她摆布。

司徒凰若即若离,亦真亦幻,看不透她的虚实,潘乘年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他探出五指,指尖元气缠绕,锐金,乙木,癸水,离火,艮土,相生相克,生生不息。“五气朝元”,勘破虚妄,元气如‘春’风,如雨丝,如‘露’水,拂遍碧梧岛,峰峦之巅,三株碧‘玉’梧桐舒展枝叶,司徒凰的身影渐渐淡去,下一刻,浮现在卞慈身后。

“阿慈!”潘乘年一颗心猛地往下沉,手脚刺痛,眯起了眼睛。

司徒凰只看了一眼,卞慈便化作一团烈焰,顷刻间焚为灰烬。

“同心功”让卞氏姐妹心神相连,如同一人,然而卞慈即没,卞雅亦随之魂飞魄散,生机尽灭,留下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无知无觉,僵立不动,长发遮住脸面,木然面对着一抔飞灰。

灭法钟挡不住司徒凰一眼,吴鲲遍体生寒,一个倒栽葱跳下如意飞舟,弃卞雅不顾。飞舟无人控制,打着转倾覆,卞雅的尸身从空中坠落,衣衫飘摇,长发如水草‘乱’舞。

机关算尽,万事皆休,潘乘年含怒出手,掌心高高托起一盏古灯,一点灯光摇曳,微光照彻天地。

眼看掌‘门’祭起灵台方寸灯,楚天佑脸‘色’微变,喝道:“走!”二十四颗定海珠将身形一卷,一走了之。吴鲲、管叔东、计铎三人虽不知古灯的威力,见楚天佑避之唯恐不及,哪里敢逗留,各施神通,夺路而逃。

变生不测,来不及伤怀,魏十七一颗心狂跳不已,他探出左手一摄,将卞雅收入蓬莱袋,接连施展鬼影步,抢至海边,一头撞进咸腥的海水下。

碧梧岛上,天地元气肆虐如‘潮’。



记住仙都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6577.html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