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3)楚静娴

小说:玫覆天下 作者:冷月当楼 更新时间:2020-01-05 03:08:16 源网站:笔秋阁
        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6.org

楚静娴在一帮人的“推荐”,被永康帝派往大梁西魏的边界的通州城,对付虎视眈眈的西魏士兵。

楚静娴刚刚赢了武举,正值春风得意,却只迎来了这当头的一记闷棍。

这是让自己出去历练,还是让自己去找死?

虽说是慕容玫的护卫,但是楚静娴却是一天兵都没有带过的人。

至于手下那帮护卫……

楚静娴想到头就大。

自己和自己的手下,自幼就随着慕容玫一起上了无极山。

当年天景帝在把慕容玫送往无极山后,想想还是舍不得,就在全国挑了五千名孩童陪着公主殿下一同上了无极山。

这帮孩子就和公主殿下一样,做了十几年的野人。

性格上面也得到了公主殿下的真传。

因此这帮孩子们根本管不住。

我行我素,无论是武功还是智商还是耐挫力都是普通士兵无法与之相比的。

因此,虽说名义上是护卫长,其实也不是什么,就是一个有官衔的,武功比较高的,深受公主殿下倚重的护卫而已。

楚静娴下车伊始,就看见了满广场眼巴巴盯着自己看的士兵。

脑海里是自己手下的那一帮猴子般的护卫们。

在楚静娴的印象中慕容玫的护卫们和慕容玫是同一种生物。

睡觉没有床也行,可以倒挂在树上。

饭不好好吃也行,可以在山下打猎,用火烤熟各种鱼和肉。

这是生活习惯方面,至于性格方面,楚静娴只能呵呵了。

赤狐卫之所以能被命名为赤狐卫,是因为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狡猾。

团队狡猾的基础就是每个队员的鬼点子都很多。

有的时候经常闹得楚静娴很是头疼。

楚静娴受命于天景帝,不仅要照顾好慕容玫,还要管理整个护卫队。

这一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但是,这帮人虽然都不太听话,但是好在个个能力都强,就算是搞出了一个烂摊子也能自己收拾掉。

所以楚静娴这么多年来也不是太操心。

而眼前这些人……

仍然在眼巴巴地看着楚静娴。

楚静娴被这些人期待又崇拜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

看起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凡事只知道听主帅调遣,没有应变能力和自己的想法,弱得不堪一击。

所以楚静娴心情很不爽,哼了一声就回去休息了。

留下了一群站着没有挪动的士兵。

说实话,通州城守城的士兵们战斗力都不弱。

好歹也在两国边界呆了这么长时间,平均战斗力是不弱的。

只是因为楚静娴第一次领兵在外,没有经验而已。

护卫和士兵们不一样,士兵们武功可能比不上护卫,但必须比护卫们团结,也必须更服从主帅的调遣。

楚静娴看着这一帮所谓的“废物”,哀叹着自己流年不利。

自己同意来这里简直就是找死!

楚静娴的一腔怒火直接发泄到了士兵们的身上。

士兵们在第二天就接收到了来自主帅大人的深切“关怀”。

“所有人,和我对打!”

很快,就躺了一地的士兵。

楚静娴拍拍手就走了。

临走前流下了一句话:“你们就两两对打,输的饷银减半,偷懒的饷银减半!”

楚静娴前脚还没有迈出门槛,后面的士兵们就鲤鱼打挺,一个个都跳了起来。

跳起来,就饿狼似的随随便便挑了一个战友扑了上去。

一时间,碎布片满天飞。

还夹杂着哀嚎声,怒吼声,拳头打到肉上的声音。

楚静娴晚上去军营里巡视的时候,就看见了一群鼻青脸肿的士兵,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狠狠地瞪着自己。

早晨那种崇拜的目光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仇恨。

楚静娴看见一个士兵盯着自己,狠狠咬了一大口馒头。

估计是把这个馒头当成自己啃了。

楚静娴和那个人对视着,那人在楚静娴犀利的目光下低下了头。

第二天,那人就收到了楚静娴的“特殊照顾”——被楚静娴打得卧床三日都没站得起来,某无良主帅还表示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所有士兵在楚静娴的逼迫下日日夜夜没日没夜通宵达旦地操练。

原本像小羊羔一般温顺的眼神已经变得如同饿狼一般……

原本操练就已经很辛苦,再加上某人时常不给吃饱,不给睡足……

某人还表示这么做是为了提升他们的战斗力,将来在战场上是可以保住他们的性命的……

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只能卯足了劲儿狠狠和自己的战友们对打。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西魏士兵入侵通州城。

通州城四面环山,向北,是西魏,向南,则是通往大梁帝都的咽喉要道。

通州城一失,全大梁都完蛋。

楚静娴作为主帅,自然要担起绝大部分重任。

首先要安抚一下士兵们的情绪。

近期来,士兵们被楚静娴虐的很惨,现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找机会撒撒这口气。

通州城附近,经常受到西魏士兵们的骚扰,此时国仇家恨一起算,士兵们跃跃欲试,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一定会努力将这帮人赶出大梁,为国争光。

一帮又一帮请愿的人进了楚静娴办公的场所,然后……被赶了出去。

楚静娴就丢下了一句话。

“别来烦我。”

所有人都觉得这次死定了,没有人见过一城守将在面临如此大危机时还能如此淡定,如此漠不关心!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自己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真的要落入他人手中吗?

有人提议再去求求楚静娴。

然而看看楚静娴的眼神,再听听楚静娴的语气。

还是算了吧,只能自求多福了。

全城士兵决定联合起来,抵挡西魏的侵略。

至于楚静娴嘛……

就当她不存在好了。

楚静娴正在书房里写信。

求救信。

先给兵部尚书祁容写一封请求祁容看在慕容玫的份儿上提供一定帮助,随后又写了一封给永康帝,边境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帝老儿肯定是要管的。

第二封信才交到永康帝手中,朝堂上就炸开了锅。

以于将军为首的年纪较大的武将开始诋毁楚静娴。

说楚静娴治军方法有问题,应对西魏的策略有问题……

反正就是哪儿哪儿都有问题。

然后就开始建议永康帝撤掉楚静娴的职务,换一位经验老道的将领前往通州守城。

建议被永康帝驳回了。

祁容也出来表示自己身为兵部尚书已经派兵前往通州城了。

立刻就有大臣跳出来职责指责祁容没有事先告知永康帝。

祁容直接跪下:“还望陛下恕罪!”

“哦?你有何罪?”

祁容微微一笑:“私自派兵前往前线,却没有告知陛下,算罪否?”

这士兵早派出一日,通州城保住的可能性就大一些,无论换作哪一位正常皇帝,都不会降罪于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的。

“祁尚书,您这私自派兵前往大梁边境,怕是与西魏势力有勾结啊?”

祁容正眼都没有瞧那人一眼:“回陛下,微臣岂敢?”

朝堂上的大臣们就这么吵了起来。

一部分瞧不起楚静娴或是厌恶楚静娴的认为祁容此举是谋反的预兆,另一部分人,以青年官员为主认为此举是在为国谋利。

只有部分人看着永康帝的眼色,一声不吭。

很明显,这件事关乎国家安慰,朝中这帮不关心国家命运只关心自己死活,自己的荣华富贵的人是不会考虑那么多的。

还要拿那么多“一本正经”的理由来为自己掩护。

祁容和永康帝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切。

一场毫无意义的争吵。

为官这么多年,永康帝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永康帝在部分大臣的反对下,依旧奖赏了祁容,随即又命令祁容领兵前往通州城支援楚静娴。

此刻的楚静娴正在墙头上,指挥战斗。

士兵们原本以为楚静娴是个不管事的。

结果,上了城墙,作为慕容玫护卫长时身经百战所积累的经验立刻让这些士兵们心服口服。

西魏士兵兵临城下,楚静娴没有理睬通州城官儿门的劝阻,坚持亲自来到城头。

看见的就是全城士兵坚守在城头,不断有人哀嚎着倒在地上或是栽下城墙。

楚静娴才走上城墙,看着箭矢纷纷落在墙头上。

不断有人倒下。

倒下后,有些人就在地面上,站不起身来。

楚静娴一路走向城墙最高处,一路将阻挡住自己去路的伤兵们踢到一旁。

楚静娴站在墙头,漠然的看着城下杀红了眼的士兵。

城下骑兵们高升呐喊:“擒贼先擒王!”

很明显,就是要了楚静娴的性命。

城下将领将手中的矛扔向墙头。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矛向楚静娴飞去,速度极快。

看起来无处可逃,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已经有人开始在为楚静娴默哀了。

据说城下这位将领掷出的飞马矛,根本没有人能够躲过。

楚静娴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虽说楚静娴平日里和这些士兵们的感情并不是很好,但是今天楚静娴出现在了城墙之上,就已经弥补了士兵们平日里对楚静娴所有的不满。

那支矛冲着楚静娴的右眼而去。

有些士兵们想冲上去为楚静娴挡住这支矛。

可是脚底就像被粘了浆糊一样,根本动不了。

一尺。

半尺。

一寸……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支矛在离楚静娴右眼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楚静娴抓住矛尖,反掷了回去。

速度似乎更快了。

对面主将倒地,被乱马践踏而死。

看着一地混着血液还有一些别的液体的碎肉楚静娴恶心到想吐。

身后已经有新兵吐了下来了。

楚静娴掉头狠狠瞪了那人一眼,那人吓得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对面的将领虽然倒了下去,但是军队没有撤退的迹象。

楚静娴暗惊

这只能证明对方的军队里还有着级别更高的将领,甚至是凤仪帝……

楚静娴的手抓在了城墙的墙砖上,城墙裂开了一条缝,楚静娴赶紧松开双手。

城墙的质量,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城下,隐藏在阴影处的一个人看到了城墙上的裂缝。

微微一笑。

冒着被射死的危险,凤仪帝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取代了已经变为肉酱的将领的位置。

西魏士兵们见到了凤仪帝,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很是激动。

连皇帝都亲自出征在外了,自己这些做小兵的能不拼命吗?

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

凤仪帝还没有下令,西魏士兵们就像蚂蚁一样,冲向了通州城的城门,还有城墙。

这些人希望能用手中的兵器将城门或是城墙打开一个缺口。

楚静娴站在城墙上看着蜂拥而至的士兵们。

全部都扑向了城墙。

再看看自己眼前的城墙,也不知是因年久失修还是因常年战争,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

岌岌可危,这城墙肯定是经不起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的。

通州城整整一城的人都陷入了被动。

楚静娴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已经陷入被动,如果不主动,到头来只能挨打。

满城的人都看着楚静娴拿着剑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有些人脑袋一热,也想跳下去。

“你干什么?”

“下城墙杀敌!”

“你不要命了?”

这是才想起来,自己蜈蚣堰和楚静娴根本你不起来,跳下去就是一个死。

满城士兵百姓用实际行动支持着赞美着楚静娴跳下城墙这一壮举。

就是没有人也出城助楚静娴一臂之力。

城墙上,士兵们先是射箭,箭射完了就扔火把。

城内,百姓们把能找到的石头砖头全部运到城墙边加固城墙。

楚静娴在城墙之下孤军奋战。

凤仪帝看着楚静娴。

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自己攻破北齐皇宫的那一夜。

慕容玫也是,孤军奋战,伤了不少自己手下的士兵。

耻辱,真的是耻辱。

凤仪帝不顾身边护卫们的劝阻,拿起武器,纵马逼近楚静娴。

两侧的士兵们分分退让,又紧紧跟上。

楚静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原因无他,只因为西魏士兵们看见皇帝陛下亲自冲锋陷阵,全部退后跟着皇帝陛下去冲锋了。

楚静娴本来就已经疲惫不堪,这下看着狂热的朝着自己涌来士兵们,想死的心都有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楚静娴好汉不吃眼前亏,逃了。

所有人都看着楚静娴起初“神勇无比”地跳下城墙,然后又飞起来,回到了墙头上。

站在了城墙上最高的位置上。

楚静娴长吁了一口气。

吓死了。

差点就被那一群人乱剑砍死。

小命要紧,别的都无所谓了。

楚静娴站在城墙上,取过士兵们递来的弓箭,向着凤仪帝一箭射去。

不出所料,没有射中。

第二箭,依旧没有射中。

楚静娴放下了弓箭,揉揉自己酸痛的胳膊。

凤仪帝为何要冒着被射死的危险来抢一个根本不属于自己城市?

对方御驾亲征……

而自己……

永康帝还在帝都,祁容派来的士兵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通州城内的粮草饮水已经撑不了很多天了。

楚静娴皱着眉头,从城墙上走了下来。

“所有人,都给我呆在城墙上,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离开!”

“是!”

楚静娴走下了城墙,挨家挨户的去收集粮食。

通州城四面环山粮食运进来本来就很不容易,而现在,凤仪帝带领士兵将整个通州城围了起来。

不是在一个城门前攻打,而是将整座城围了起来。

他难道就不知道狗急跳墙吗?将整座城围起来,这座城是坚持不了多久,但是通州城被困,永康帝必然会派遣整个国家的力量前去支援。

凤仪帝必然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只带了骑兵。

灵活,机动性强,但是弱点也明显。

骑兵离了马就是废物。

很明显,凤仪帝只注重了速度,其他似乎都没怎么考虑。

通州城能攻的下就攻下,不能攻下就跑。

骑兵快,就算是逃跑的话楚静娴的手下也不一定能过追上。

摇摇头,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好了再说。

楚静娴先去了粮仓。

看守粮仓的官员很无奈的看着楚静娴。

“粮仓里的粮食还够支撑几天?”

守粮官一脸苦笑:“回大人,只够两天了。”

“向邻近州府借粮了吗?有没有……”

“回大人,西魏士兵将我通州城围得水泄不通,连一只蚂蚁都逃不出去!”

“百姓手里还有粮食吗?”

“回大人,应该还是有的。”

“将所有百姓家里所有粮食都收集起来,放入粮仓,统一配给!”

“是,属下遵命!”

但是还是遇到了麻烦。

普通百姓们很听话的将所有粮食都上交了。

可是城里有些大户却不买楚静娴的账。

你算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在这通州城,我是该听你的还是听知府的?

知府在众人的逼迫下无奈表示此时关乎国家安危,还望诸位以大局为重。

通州城内有些人还是不服。

然后就搬出了在帝都和自己沾亲带故的大员们。

楚静娴:呵呵,我不认识。

一众大户们无奈,只得撂下狠话:“想动我们?先掂掂自己的斤两!”

楚静娴撂下的狠话更狠:“不听我的话?你们就去死吧!”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当天晚上,楚静娴就带着守城的士兵封了那户人家的宅院。

“交不交粮?”

“不交!”

“为何不交?”

“城里有粮仓,为何还要我等百姓交粮?”

“粮仓里的粮食只够支撑两天,你交不交?”

“不交!”

我自己家中的粮食,还要留着给自己一家老小逃命用,这么交上去,你让我们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啊?

楚静娴不用想也知道这帮人已经在为自己逃命做打算了。

只是这通州城已经被围了起来,就算是逃,也逃不出去了。

楚静娴抬手,身后的士兵们就冲了进去。

没有悬念的一场战斗,也是内讧。

楚静娴之所以敢杀,就是因为她知道永康帝必然会支持自己的决定,就算这户人家的关系网再复杂,认识的,为之求情的人再多,也比不过永康帝的一只诏书。

诏书的内容必然会维护皇权,维护皇权就必然会保下通州城。

现在保下通州城的第一步就是粮食。

更何况,地处通州城还是富户,想必永康帝早就看这几户人家不顺眼了吧!

楚静娴没有指挥,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座宅邸门口。

只半个时辰,一座宅邸就被愤怒的士兵们从大梁的版图上给抹去了。

是在半夜,没有冲天的火光,只有缓缓从门缝里流出来的鲜血。

没有呐喊声与厮杀声,只有兵器碰撞的声音。

原因无他,被杀的来不及喊叫,杀人的在楚静娴的教导下已经成为了一支一流的军队。

楚静娴下令不允许产生任何人为的声音就不会产生任何人为的声音。

比如厮杀声。

翌日,所有人都看着这户曾经在通州城不可一世的富户就这么销声匿迹了。

只有满地狼藉,还有空气中的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尸体在发臭前,已经被楚静娴下令填埋,而鲜血,则早已被清水冲刷,流入泥土,当花肥了。

又快又狠。

只给整座城的人带来了深深的恐惧。

说不定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能让楚静娴满意,自己全家老小就会被这么悄无声息地灭掉。

楚静娴用极其暴力,极其残忍的方法获得了全城人民的顺从。

所有人看着粮食一车一车地从富户运送到粮仓,再从粮仓运送到每一个人手中。

完完全全按照人头配给粮食。

所有人,无论贵贱,无论男女,无论老幼,都必须服从粮食配给制度。

否则格杀勿论。

城内是安定了下来,楚静娴便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查内奸。

如果有的话,直接拖出来,先审,审完确定是内奸后,直接军法处置。

城墙下西魏的士兵们经常看着城墙上会丢下一节节肢体。

起初很纳闷,不知道被楚静娴处置的都是些什么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所以,起初这些从城墙上丢下的残肢都被呈在了凤仪帝眼前。

凤仪帝脸色铁青,先是命令手下直接将这些东西烧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凤仪帝开始大发雷霆,这些捧着残肢进入凤仪帝军帐的人都被赶出来,打了一顿。

有人猜测到了这些被处决掉的人的身份。

间谍。

否则无法解释这些人的下场为什么会这么惨,凤仪帝为何会这么生气。

在第一天,所有人就看着楚静娴先是解决了粮食供应的问题,又雷厉风行地解决了所有间谍。

士气大涨。

前线的士兵们欢欣鼓舞。

西魏士兵不要命似的向墙头上爬,墙头上守城的士兵们手中的刀剑向西魏士兵们的头颅砍去。

凤仪帝诧异:“这位守城的将领是谁?”

“回陛下,姓齐。”

凤仪帝摇摇头,这位将领的做法倒是像楚静娴,只不过那日在城外远远看了一眼,容貌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不过听说了楚静娴随着慕容玫一起逃往了大梁,这位守将该不会就是楚静娴吧?

只是猜测,并无证据,自从这位守将来到通州城以来,所有情报的来源都被一个组织切断。

而这个组织,凤仪帝派人查了许久,也没有查出点什么消息来。

至于和楚静娴有关的情报,更是被这个组织保护的好好的。

凤仪帝不知道这个组织是属于大梁的还是属于……

如果属于大梁,这就能说明永康帝对通州城的重视,对这位守将的重视。

但如果属于个人……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

能布下这么大一张间谍网,并且不被永康帝发现?

好像不太可能。

不对,有一个人还是有可能的。

慕容玫!

如果慕容玫是这个组织的首领,那么通州城的这位守将就是……

答案呼之欲出,凤仪帝不敢相信。

如果真是后一种可能,那么慕容玫所说十年之内完成复国大业就是必然的事件了!

凤仪帝咬咬牙,无论如何,先攻下通州城,如果能攻下通州城,那么自己担心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攻城木被抬了上来。

更多的云梯被架在了城头上。

西魏开始了一场更加猛烈的进攻。

攻城木的前段包着铁,铁上还涂抹着油,燃着熊熊烈火,撞击着木制的城门。

城门很快就烧着了。

楚静娴下令让全城百姓上城墙来救火。

一桶桶水从城墙上泼了下去,从城门缝里流了出去。

城门的火势得到了了控制。

但还是在燃烧。

楚静娴忍无可忍。

于是城下西魏的士兵们就遭殃了。

城墙上泼下了各种污秽的东西,各种动物的血,内脏,还有……排泄物……

西魏士兵们节节败退,被城内人们的天才想法惊呆了。

凤仪帝也皱着鼻子,骑马,率先逃走了。

楚静娴开始在城内组织敢死队,出城门灭火。

凤仪帝回头,就看见城门打开了。

拨转马头:“所有人,跟着我冲锋!”

冲向大梁军队。

楚静娴带着士兵造成门前守候。

“分一半人,一半人救火,另一半人跟着我,护住城门!”

楚静娴带领士兵堵住了凤仪帝的去路。

一丝细细的声音传入楚静娴耳朵:“楚护卫别来无恙啊。”

楚静娴环顾四周,发现身边的士兵们神色并无异常。

微微一笑,看来凤仪帝也不确定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只将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陛下,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楚静娴是谁?”

“没有,就是觉得你长的和楚静娴身影相像,行为举止也很相似罢了。”

“我就是我,为什么要去和别人相似?还有楚静娴是谁?”

“不认识,只是听说过而已,好像是慕容玫的护卫。”

“公主殿下的名讳是你能随随便便说出口的?”

凤仪帝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楚静娴没有等到回答,就将手中的剑横在胸前,准备防御。

不出楚静娴所料,凤仪帝带领士兵们进行了又一次冲锋。

楚静娴也带领士兵们冲了出去。

没办法,为了保证城门的安全,自己只能带人拼一拼了。

手起剑落,人头落地,楚静娴在凤仪帝的注视之下杀死了凤仪帝的一位贴身护卫。

凤仪帝冷冷的看着楚静娴。

虽说眼前这位姑娘不承认自己是那个人,但是剑法,身影,作风,很多地方都很像。

可能是巧合吗?会有这么巧的巧合吗?

慕容玫逃跑后,游南弋和楚静娴也不知去向,青狼卫和赤狐卫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久后,慕容玫出现在了大梁。

自己则调动了全国所有人力物力,全国通缉楚静娴和游南弋二人,但直至今日,都没有任何收获。

只有一个解释,两人都跟随着慕容玫逃往大梁了。

但只是听说了慕容玫身边有一名男性护卫,据凤仪帝安插在大梁的暗探的情报,这位护卫很可能就是游南弋。

那么楚静娴呢?楚静娴去哪里了?

看行事作风,很可能就在眼前!

听说楚静娴武功高强,所以有必要把楚静娴的极限给逼出来。

凤仪帝抄起了护卫们递上的宝剑,纵马,冲向楚静娴。

西魏士兵们纷纷后退,为凤仪帝让出来一条道。

凤仪帝冲向楚静娴,楚静娴也冲向凤仪帝。

两个人之间的决斗。

凤仪帝进攻,楚静娴懒洋洋的挥着手中的剑,有一下没一下地抵挡着。

看得周围士兵们火冒三丈。

这不是在存心嘲笑我们陛下武功不强吗?

咱们家陛下武功不强吗?

你算什么人,也敢来和我们陛下比武?还敢来嘲笑我们陛下?

凤仪帝拼尽全力,想把楚静娴的真正实力给逼出来。

楚静娴呵呵一笑。

你想逼迫我?就你的实力还想逼迫我?

楚静娴抽出了自己的剑:“陛下,要不这样,这样打太浪费时间,我想陛下也是不愿意的。”毕竟救兵已经在半路上,再这么耗下去凤仪帝必输无疑。

凤仪帝并不买账:“你是想劝我认输?”

这次输了不要紧,如果能弄清楚眼前这位女子的真实身份,也未尝不是极大的收获。

如果眼前女子是楚静娴,自己一定要派人将这个消息想方设法地传到永康帝耳朵里,到时候再买通内侍说明楚静娴是慕容玫的人,两人狼子野心,想要使大梁覆灭,永康帝必然是不会放过楚静娴和慕容玫的。

楚静娴满脸嫌弃。

看一眼就知道凤仪帝在想些什么。

招人揭发自己?还顺带着要把慕容玫拉下水?

疏不间亲,你觉得永康帝会相信吗?你觉得永康帝是会相信你还是会相信慕容玫?

身后传来声音:“报告大人,城门的火灭了。”

“好,既然灭了,那我们就撤退回城!”

“是!”

在楚静娴的亲自掩护下士兵们退回到了城里。

在城门缓缓降下的那一刻,凤仪帝治处手中的剑,插在了城门的门缝中。

楚静娴调转马头,发现了插在门缝里的那一把剑。

能想象凤仪帝在城门后面发狂了一般的纵马疾驰过来,将手放在城门上狠狠敲打,只希望能借助整个军队的蛮力将这扇城门毁掉。

微微冷笑,楚静娴将手中的剑丢掉。

使出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城门口。

身后,千万张弓弦已经拉紧,蓄势待发,只等城门被攻破。

只要楚静娴能过去将那把剑弄碎或者将它从门缝里移出,眼下的危机就可以暂且缓一缓。

楚静娴立在那把剑前面,缓缓伸出手,握住了那把剑的剑刃。

鲜血沿着楚静娴的盔甲缓缓流下。

落在石板地上,滴答滴答。

然后所有人就看见那把剑瞬间就碎成了粉末。

呛得所有人不停咳嗽。

楚静娴眼睛红了,从身上撕下一绺布条,简单的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

没有人知道这把剑所造成的伤口有多深。

而楚静娴除了眼睛通红外,神情并无异常,甚至可以算得上云淡风轻。

只有少数人看出了楚静娴眼底的一丝暴虐。

欺人太甚!

不灭了你誓不罢休!

城门外,凤仪帝带着士兵们看着插入门缝的宝剑从剑端开始碎裂,慢慢碎裂到剑柄,直至剑柄“砰”的一声也碎成了粉末。

凤仪帝勒住了马,恨恨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

没有人见过凤仪帝如此失态,也不知道对面是何方神圣,竟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凤仪帝陛下逼迫到如此境地。

看着瞬间碎成渣渣的宝剑,很多士兵就想起了北齐史书上曾经记载过的女战神。

倘若真是女战神下凡,自己生还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一时间,西魏军心动摇。

有士兵的脚开始向后缩。

凤仪帝抄起一支箭飞去,直中那位士兵的后心!

下手之准,速度之快,让所有人胆寒。

大梁士兵们在城头上看着发生的一切。

先看到了凤仪帝带领士兵发疯般地冲向城门,随后又突然停下。

大梁士兵松了一口气,看着刚刚那位玩命的架势,还以为通州城是必然会被攻陷的。

看来凤仪帝打算领兵撤退了。

随后就看到凤仪帝处死了一名想要逃跑的士兵。

通州城守城的士兵们惊呆了。

你停都停了,还不让人逃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打算进攻吗?

进攻?

城头上,万箭齐发,城下,不断有西魏骑兵中箭,哀嚎着跌下马,也有士兵被中箭的战马掀到了地上。

楚静娴还站在城门后,不知道城墙上发生的一切。

只是听见了城门外的厮杀声战号声几乎都被哀嚎声取代。

楚静娴急急忙忙赶上城墙。

赶到城墙上,发现很多西魏士兵已经被扎成了刺猬。

有些士兵忧心忡忡地看着楚静娴,方才在没有楚静娴命令的情况下所有人都放箭了,不知道这位女魔头会不会……

所有人的头都低着。

眼睛余光瞄到楚静娴的袍角在慢慢逼近。

心跳也越来越快。

突然听见一阵鼓掌声:“好,干得好!”

倏然抬头,就看见了楚静娴的笑容。

这位真的是前几日对自己凶神恶煞的那位将军吗?

“现在听我命令!放箭!”

原本以为这两轮箭能将凤仪帝逼走,结果凤仪帝点清了剩下的人马,再一次发动了进攻。

楚静娴很慌。

城内粮食武器已经不多,但这位看上去好像并没有要退兵的意思。

起初,楚静娴故意打得很猛很刚,就是为了证明通州城是不容易被攻下的,希望凤仪帝能够知难而退,结果这位好像太死脑筋了一些,越挫越勇,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反击的一次比一次猛烈。

楚静娴看着城内越来越多的伤兵,越来越少的武器还有越来越少的粮食。

只能换一种打法了。

我就窝在城里不出去,你进攻我就抵挡,我就是不去主动进攻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计算了一下,凤仪帝此番只带了骑兵出征,粮草估计带的也不多,比自己还要耗不起。

那我就和你慢慢玩,就看玩到最后谁先走人。

楚静娴只留着少量兵力在城头上。

其余的士兵就躲在城门后面密切注视着凤仪帝的动向。

凤仪帝看着城头上的士兵们减少了,很开心。

就算楚静娴没有放松警惕,对付这么点士兵对自己的军队而言难道不是易如反掌?

云梯架上了城墙。

很快就被掀翻了。

看得凤仪帝一脸懵。

凤仪帝所没有预料到的是这帮士兵在经历了楚静娴的魔鬼训练后,不仅战斗力大涨,而且现在无论看谁都是一种仇恨的目光。

再加上眼前的人如果不被自己灭掉,自己就会被眼前的人灭掉。

到时候被灭吊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自己的父母妻儿。

在仇恨的鼓舞下,城头上的士兵们战斗力惊人而凤仪帝则输的很惨。

凤仪帝的进攻再一次被守城士兵打退。

此刻,楚静娴正在悄悄派人出城,打听援兵的消息。

打听到的确是祁容派来的军队在路上受到了地方官员的阻拦,耽搁了行程。

楚静娴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士兵,捏紧了拳头。

大家都是通同僚,有必要这么相互为难吗?

为了阻拦自己想方设法地给自己使跘子,有必要吗?

到自己班师回朝的那一天,必定会和这帮人不死不休!

目前只能和西魏这帮家伙死战到底了。

城内,已经有很多人饿到眼睛发蓝。

楚静娴坐在墙头上,闭着眼睛,静静的思考者。

祁容率兵赶到。

楚静娴站在城头上看着西魏士兵后方卷起了一阵尘土。

这么看来,西魏必败无疑。

可是……

祁容派来的士兵不是在路上受到了地方官员们的阻拦吗?

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兵分两路。

一路骑兵和一路步兵。

那一路步兵牵制住朝中的反对势力,另一路骑兵则日夜兼程赶到了两国边界。

傍晚当天,楚静娴和祁容就班师回朝了。

一路上,祁容的嘴唇都紧紧地抿着。

楚静娴见状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猜测帝都朝堂上发生了一些不利于自己或者是不利于祁容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党争。

楚静娴很无奈的笑笑,这才来到大梁多久,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自己的小命很有可能就会丢在这件事上。

祁容缓缓开口:“无论如何,静观其变,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楚静娴点头:“我知道。”

楚静娴自认为能很了解人性,也了解人心,所以对付几个在官场历练已久的老狐狸也不是什么难事。

无非就是在皇帝面前进进谗言,再或者就是栽桩陷害,还有可能就是派刺客去谋杀,再或者就是想方设法把自己弄到监狱里,再找人把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

楚静娴微微一笑。

无非就是这几种手段,自己还怕他们不成?既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就不怕被他们打个措手不及,只要来得及反应,就不会在这一桩事情上失败。

楚静娴的手紧紧握紧了缰绳,反复摩擦,直至手掌心被磨破。

鲜血渗透了缰绳,祁容无意间发现缰绳的颜色渐渐变深,随后就发现了楚静娴的手掌磨破了。

“静娴,你也没必要紧张。”

是啊,倒也没有紧张的必要,自己的生死掌握在皇帝老儿手中。

不过……就算是皇帝老儿想让自己死,自己也有把握能够提前逃出去。

一路上,楚静娴和祁容两个人虽说没有受到为难,但也没有被地方官员好好招待。

两人受到的待遇根本不像是前线得胜归来的将士,倒像是朝廷七八品的芝麻官到地方上巡查所受到的待遇。

不过既然没有受到为难,两人就忍了。

两人一路上还遇到了刺杀。

是谁派来的刺客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没有证据。

楚静娴恨得牙痒痒的,自己自幼就跟着慕容玫在无极山,又极受天景帝重视,只有自己去欺负别人的,还没有别人来欺负自己的。

祁容拉住楚静娴的袍角,摇摇头。

楚静娴点点头。

在异国他乡,自己闯了货,没有人来替自己收拾烂摊子。

这是大梁,不是北齐,在这里,没有偏袒自己和慕容玫的天景帝,只有虎视眈眈的大梁君臣。

“还有,你回去之后小心一点,一要小心别人的陷害,二要小心自己的言行别落下什么把柄。”

楚静娴撇撇嘴,心想用得着你提醒吗我都知道你当我这么多年跟着慕容玫是白混的吗,一边毕恭毕敬地回答:“那在下就谢谢祁尚书了。”

“那我就先行一步了,去向陛下复命,顺便探探朝中的风向。”

楚静娴感激一笑:“那就谢谢祁尚书了。”

楚静娴回朝的那一天,永康帝设宴接风洗尘。

楚静娴发觉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找祁容,没找着,找慕容玫,也没找着,找王歆慕容烨都没找着。

祁容?为什么祁容会不在帝都?

楚静娴拉住了一位内侍:“这位公公,祁尚书在哪里?”

那位内侍的表情先是诧异,随后笑道:“回将军,祁尚书还在狄戎草原呢。”

楚静娴一惊。

草原?那么赶到通州城领兵帮助自己打退凤仪帝进攻的人会是谁?永康帝知不知道?

祁容是养了很多替身还是会瞬移甚至是分身?永康帝知道祁容在狄戎草原吗?知道祁容来通州城带兵支援自己吗?

楚静娴想起了祁容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话。

估计不是去向永康帝复命,而是赶去狄戎草原。

楚静娴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些没用的东西。

祁容帮助了自己,这就够了。

朝堂上,很多官员已经知道了楚静娴在通州城杀了很多富户的事情。

所以恨楚静娴恨的牙根痒痒的。

楚静娴已经不止一次地触及到了这些官员的利益,所以楚静娴必须被除掉。

一部分人阴阳怪气的看着楚静娴,和楚静娴说话的语气有怜悯,也有幸灾乐祸。

楚静娴装作浑然不觉。

你们想搞死我?做梦!本姑娘所行之事都是奉了皇帝陛下的旨意的,你们跟本姑娘过不去就是和皇帝老儿过不去。

至于和皇帝老儿过不去的后果……本姑娘相信只要是个人都清楚。

轻则被斥责几句,重则全家都掉脑袋。

想和本姑娘斗?本姑娘奉陪到底!

宴会上,楚静娴受到了百官的刁难。

永康帝的脸色很难看。楚静娴看着永康帝的脸色,暗自揣摩着永康帝的心思。

有官员揭发了楚静娴未经过永康帝同意就擅自杀死通州城富户的事情。

有些官员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在通州城成为富户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地处两国边界,战事频繁,安居乐业?不可能的。

小户发展成富户更是不可能。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得到了西魏的支持,另一种是得到了来自朝中大员的支持。

朝中大员为何要在通州城布置产业?永康帝必然会起疑心,这时只要有人稍稍挑拨,那些和富户有关的官员一个都逃不掉!

楚静娴微微一笑,看着朝中官员们看着自己的期待的眼神。

这些家伙还想让自己帮他们掩饰?

楚静娴犹豫了一下,想想这些人好像也没怎么坑自己,算了,这会就帮他们一把,下不为例。

楚静娴朝着永康帝笑笑:“陛下,通州城为西魏士兵所围,城中粮草不足,微臣下令让百姓纳粮,但是城中富户无视了微臣的命令,置前线士兵安危于不顾,夜夜笙歌,微臣劝说无效,才一时冲动杀一儆百,还望陛下赎罪。”

永康帝点点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宴会末了,还命人赏了楚静娴银子和府邸。

楚静娴在府中还没过上几天舒服的日子,通州城就传来了消息。

凤仪帝再次带兵攻了过来。

楚静娴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栽下去。

“你说什么?又来了?”自己把那帮人打的还不够惨吗?怎么又来了?西魏粮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备起来了吗?士兵呢?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败,不需要稳定一下军心吗?还是凤仪帝对自己很有信心,对通州城势在必得?

“将军,陛下传您入宫,估计这事儿还要您再去跑一趟。”

楚静娴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骑在了马背上,快马加鞭赶往通州城。

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粮草还没有来得及补上,现在又遇上了战事,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楚静娴叹了一口气,姑娘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再次站在了城墙上,楚静娴俯视着城墙下成千上万的士兵。

凤仪帝这次不仅带来了骑兵,也带来了步兵。

还有各种攻城的工具。

看来这次是打算打持久战了。

凤仪帝知道大梁的劣势在于如果通州城被围困,运粮草的路就会被阻断,城内的军民根本撑不了多久,而西魏则可以源源不断的接受来自西魏后方的供给。

这次,不能陪着凤仪帝慢慢耗了,必须速战速决。

凤仪帝看到了楚静娴站在了城头上,立刻命令士兵们回到军营。

军营的距离离通州城的城墙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就是那种射箭射不着,放炮也打不中的距离。

楚静娴立刻命令放箭。

管他呢,能死多少就死多少。

凤仪帝的计策一定是这样,这几天就躲在军营里不出来,等楚静娴坚持不下去了,再钻出来打楚静娴一个措手不及。

算盘打的很好,可惜的是他的对手是楚静娴。

首先,在楚静娴还是赤狐卫护卫长时,就出了名的狡猾,战斗时善于把握人心,善用欺诈手段,其次,楚静娴自恃武功高强,是出了名的不要命,无论是身为护卫还是在通州城领兵都是身先士卒,以此来鼓舞士气。

所经之处,可以算是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几个月后,很多他国将领听到齐娴将军的名字都会不寒而栗。

墙头上,楚静娴看着拔腿就跑的凤仪帝,面无表情。

就你那点技俩,还以为我找不到破解的方法?

楚静娴转身回城。

凤仪帝远远看着楚静娴回城,不知道楚静娴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无论如何,只要自己做好准备,就没有什么可以去害怕的。

凤仪帝当即就把士兵们分成了三组,三班倒,务必保证营地的安全。

楚静娴回城来到了戏园子……

跟在楚静娴身后的将领们狠狠掐了自己,希望自己没有在做梦。

“将军,您这是……”

楚静娴猛然醒悟,自己的计划好像不太符合实际。

原本想要派几名戏子去西魏军营前唱戏吊嗓子,但是却忽略了西魏军营到通州城城墙的距离。

按照这个距离,自己派出去的那几名戏子必死无疑。

“将军,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楚静娴嘿嘿一笑:“今天大家就放松放松,明儿必定会有一场恶战。”

有人疑惑:“将军,西魏这是明摆着了要慢慢耗下去,不知将军有何对策可以引蛇出洞?”

楚静娴皱眉,这家伙问这么多怕不是西魏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奸细?

“这是我的事情,与尔等无关!”

所有人无奈,只能跟着楚静娴往屋子里面走。

楚静娴随随便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双腿直接跷在了桌子上。

来了两位小倌,身边的将领看看楚静娴闭着的双眼,再看看那两位小倌,犹豫着要不要把来到的两个人赶走。

楚静娴在思考,闭着眼睛,根本无视了来到了两个人。

“你们就好好玩吧,我先歇会儿。”

手下将领看着楚静娴思考的样子,只能静静的喝茶,顺便命令手下士兵们将戏台子上的人给赶了下来,生怕吵着楚静娴思考关乎国家安危的大事。

一时间,戏园子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楚静娴一行人。

楚静娴闭着眼睛,差点就睡着了。

自己放弃了的一个计划并不仅仅因为声音传播的距离,还因为这些戏子的生命。为了完成自己的计划,就不可避免地要将这些人送到西魏军营附近,谁知道这个凤仪帝会不会因为一个不高兴就将这些人给剁了,虽说这些人的性命似乎无关紧要,但是自己置人性命与不顾的恶名传出去就不好了,保不准还会落人把柄,被朝中某些人抓住机会狠狠弹劾一把,在这种情况下永康帝会不会帮自己说话就很难说了。

楚静娴的眼睛还是闭着。

大体方向已经确定了,就是要想法设法去激怒凤仪帝,顺便再挫挫西魏士兵的士气,把他们激怒到忍不住跳出来主动进攻通州城为止。

楚静娴抚了抚额角,凤仪帝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城府深是肯定的,不容易被激怒也是肯定的。

楚静娴揉揉太阳穴,看来这又是一个难题。

什么可以去激怒凤仪帝?

楚静娴和慕容玫一样,生长在无极山,对于北齐朝堂上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因而对于凤仪帝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就只能一猜。

凤仪帝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乱臣贼子罢了,用着看似无比正义的借口,干着最为人所不齿事情。

楚静娴猜测,这种人有一种通病,就是生怕别人揭露出自己夺权篡位前的嘴脸与勾当。

至于正常人之间的谩骂,掐架,对于这种人来说八成是不顶用的。

想到这里,楚静娴霍然睁眼,看着身边的将士们担忧的看着自己。

“你们有谁会武功?”

两三个人畏畏缩缩的举了手。

“用真气传声会不会?”

那两三个人点点头。

“那你们明儿就描述一下凤仪帝篡位的经过,怎么难听怎么编,一直骂到他忍不住率兵攻城为止,听到了没有?”

一行人点点头。

楚静娴手指随随便便一指:“你今儿来我书房里来一趟。”

众人散了,那个人随着楚静娴来到了书房。

楚静娴点灯,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命下人倒茶。

又命人端来了一盆花,说什么书房里空气有一股坏味儿,需要花香来驱散。

还命人磨墨。

被楚静娴叫来的那个人还在一旁垂着手站着:“将军,您唤我来,所为何事?”

楚静娴喝了一口茶:“无事,就是需要一个人来陪我下盘棋而已。”

那人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身份暴露,却没想到仅仅是来陪眼前这名女子下一盘棋。

“将军大人,这时候也不早了,明儿还要一早赶到城墙上抵御西魏的进攻呢,不如今儿晚上早些睡吧。”

楚静娴点点头:“那你今儿晚上是去哪儿?回府吗?”

那人点点头。

楚静娴微微一笑,眯了眯眼睛,问道:“真的吗?”

那人点头:“真的。”

楚静娴看着跳动着的火光:“你今天晚上真的不用出城门,去西魏军营拜访凤仪帝,然后告诉他我们所有的部署吗?”

那人的冷汗冒了出来,勉强回答:“将军大人,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

楚静娴懒得废话:“来人,拖下去,给我好好审问!”

那人张了张嘴,准备喊冤,却被楚静娴一句话堵了回去。

“请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冤吗?”

第二天,楚静娴就命士兵将一个包裹抛到西魏的军营旁。

凤仪帝打开包裹,发现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面目已经辨认不清,再加上通州城内几位将士们抖出的所谓凤仪帝成功登上帝位的“事实”,凤仪帝怒火中烧,恨不得将整座通州城一把火烧做平地。

楚静娴冷眼看着已经暴跳如雷,却还在勉强压制着自己怒气的凤仪帝,心在狂跳,成败,基本上就取决于这件事了!内心在尖叫,也在祈祷。

就求您快点儿攻城吧!

看着凤仪帝闭了闭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楚静娴知道了,自己必须还要再添一把火,让凤仪帝的怒火烧的更旺。

“凤仪帝陛下,您的野心可真不小啊,先是潜伏在天景帝身边多年,一举推翻天景帝统治谋权篡位,现在又是在大梁通州城内安插多名奸细,企图夺得大梁的统治权,能说说您居心何在吗?”

“不用说了,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楚静娴微微一笑:“这可不是我说的。不过,我还想提醒您的是,西魏书上记载的北齐灭亡的真相,那些您所说的讨伐天景帝的原因,是真的吗?”



记住玫覆天下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73706.html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